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段宜康民进党必须改变敌视大陆态度《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0:05:32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图片由段宜康“立委”办公室提供

在近来谢长廷“登陆”和“中国事务委员会”的争议事件中,前新系遭批为“联合‘独派’打压谢长廷等开放派”、“架空‘中国事务委员会’阻挡两岸热”的幕后黑手。

对于这些争议,身为派系龙头的段宜康到底有何看法?对两岸政策又有什么样的态度?导报记者近日电话专访了段宜康。

关于党内路线斗争:“没有路线之争只是态度不同”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组党传闻最近又让民进党与陈水扁的关系成为外界热议话题,作为党内主张与扁切割的代表人物,您认为切割难的原因是什么?

段宜康(以下简称“段”):最大的难处在于,陈水扁没有得到好的对待,在监狱的处境很辛苦。作为卸任“总统”,陈水扁一定会得到外界特别的关注。他现在遭受“不人道”对待,这让民进党很尴尬,如果这个时候跟他去做切割就很奇怪,不管是对身心受创的陈水扁,还是同情他的支持者,都过于残忍了。所以,到目前为止切割的时机都是不恰当的,除非陈水扁得到“特赦”或更好的对待。

记:扁系、“独派”牵制被认为是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向难的一大原因,您认同吗?

段:民进党内部各种声音都有,不管往哪边走,都需要关照另一边的声音,这是难免的。不过我觉得问题并没有这么严重,如果你去看谢长廷、游锡?———目前色彩最鲜明、色彩刚好相反的这两位,他们的两岸主张没有实质差别。比如说游锡?,现在是“独派”的代表,可是他也赞成两岸要积极交流,也认为需要做一些突破、调整。目前不同派系的主张,并没有基本价值上的冲突。所以我认为,民进党的问题出在态度上,而不是路线上。

对于两岸的交流或者是民共的互动,党内重要干部没有人反对。你去问游锡?也好,党内的“立委”、县市长也好,没有人反对这个方向。当然他们也许会加一些条件、前提,但没有人会想倒退、关起门来。

大家场面上讲的方向其实都一致,为什么实际操作会出现冲突呢?我觉得问题出在态度上。也就是说积极要积极到什么程度?开放要开放到什么程度?怎么拿捏适合的尺度,这需要党中央整体做一些改变。其实我觉得民进党应该把握最在意的价值,在两岸的互动上跟国民党走出不一样的方式,给民众另一种选择,也可以压制“独派”对两岸问题的拉扯。

关于“中国事务委员会”:“重要的是要做什么事”

记:谢长廷“登陆”及“中国事务委员会”的设置近来在党内引起很多争论,不少人批评苏贞昌主席处理欠妥,您对此的看法是什么?

段:苏贞昌的处理倒没有太大的不妥,因为他是党主席,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交流方向是很重大的议题,当然要由他自己来掌舵,亲自去引导。

我觉得他没有处理好的,第一个,当外界很多人认为谢长廷将掌管这个委员会时,谢的处境就很尴尬了。作为党主席,苏应该立刻化解这种尴尬,给谢找一个台阶下;第二个,对于党内认定这个委员会在向“独派”或者说“关门派”低头,党主席应该尽快止息这些争议声。

对于这个“委员会”,我觉得苏贞昌应该尽快确定委员,让它运行起来。因为最重要的并不是委员人选,里面有没有谢长廷、游锡?并不重要。到底是关门还是开门,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开门,你必须用具体的作为赶快跨出这一步来。比如说,大陆有那么多访台的高官,你是不是可以伸出手来,邀请他们来民进党中央党部参观、座谈?他们来不来是一回事,即使被谢绝,也可以表现出民进党的善意。党主席应该赶快把这个调子定出来———民进党其实希望两岸交流要积极,但在态度上我们跟国民党是不一样的。

记:林浊水批评“中国事务委员会”位阶不清、功能模糊,您是怎么看的?

段:确实没有错。这个委员会要囊括党内代表性人物,他的分量其实比中常会还要重一点,本来是这样的设置。但如果谢长廷、游锡?不肯加入,那么它的定位会低一点,但事务性的功能应该要强一点,苏贞昌要承担更多的决策责任。

其实我坦白讲,这个“委员会”本来就是个宣示性的东西,就是告诉大家:我要开始重视两岸交流了!因此重要的不是这个“委员会”里有哪些人,而是你要做什么事。民进党要利用这个“委员会”的成立,丢出一些关键的议题。

关于两岸政策转型:“民进党必须要做出突破”

记:民进党选后检讨,两岸政策转型曾被认为是重返执政的“最后一里路”,但目前的进展似乎让不少人失望。是因为党内已经推翻了这一检讨方向吗?

段:并没有推翻。其实我觉得党内确实没必要把太多的精力花在空洞的字眼上,重要的是具体的态度。面对现在跟中国大陆密不可分的状况,两岸的分工也好、定位也好,台湾要怎么去抓自己发展的方向?在这种互动中,如何消除民众的疑虑,让他们放心,这是民进党的责任,民进党也要代表这部分人发出声音。在两岸议题上,民进党希望不再像过去用互相斥责的方式,而是能够在一定互信的基础上,寻找可以谈话的可能性。

记:有人认为,2014年选举两岸关系并不是最重要议题,因此民进党现阶段没必要在这方面“冒险”。党内确实有这种声音吗?

段:这个倒没有。因为我们意识到,未来不管是哪一场选举,两岸关系都是民进党必须要做出突破的地方。这个突破就是说,告诉台湾社会也好,告诉对岸的朋友也好,民进党执政之后,不会把门关上。而且民进党会更关注台商在大陆投资能不能得到保障,大陆观光客来台湾会不会得到更好、更公平的对待。

关于民共交流:“只要双方想,就会有共识”

记:您在选后曾引用基层支持者所言“两岸生意都做成这样了,民进党还在讲‘台湾共和国’”,呼吁全党共同解决基本主张与社会认知脱节的困境。现在的状况会不会好一点?

段:还是一样啊。其实在两岸现状面前,民进党真正需要处理的是,在确保两岸和平之外,如何维护台湾自主性问题。台湾在经济等方面对大陆的依赖越来越严重,台湾社会的危机感、焦虑感是迫在眉睫的,民进党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当然这个东西不能靠隔绝,你没办法隔绝,而是应该更积极地切入两岸的交流。民进党要从原来把两岸关系越吹越远的方向,往另外一个方向转,就是我们愿意把双方拉近,但是我们守着一条线。

你不可能一边做他们的生意,一边不欢迎他们来。当然,台湾社会有疑虑,因为大陆太大,台湾太小,两边力量是不对等的,这种疑虑应该被尊重,但也可以被说服。因为这种疑虑,民进党和支持者有时候会有一些激烈的言辞、情绪,但在态度上必须做出改变。

记:民共交流在岛内民调中有着很高的期待,但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被视为这种交流的巨大障碍,民进党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案吗?

段:我觉得什么障碍都不是问题。共产党跟国民党曾经也有很多障碍,但双方有了默契,很快就能搭起一座桥来,以前的障碍统统丢到一边去。

当二选一时,共产党目前当然会选择执政且更友善的国民党。我坦白讲,在民进党没执政之前,民共交流不可能有突破性的发展,现在做再多的让步都没用,这一点我们其实看得非常清楚。只要双方想(交流互动),就一定会有共识。我们会让外界相信,民进党执政,不会切断两岸的互动。

人物

“外省第二代”新系带头人

段宜康,民进党现任中执委、中常委,前新潮流系龙头,不分区“立委”。

祖籍江苏,1963年出生于台北眷村的段宜康,是民进党内少有的“外省第二代”,甚至比很多蓝营人物更具备“党国”背景:他父亲的姑丈当过国民党省党部副主委,被归为蒋经国人马,权倾一时;祖父属于国民党外围派系“民主同盟”,外祖父更是军统局高级干员,1949年赴台接管台湾治安,后来变成老“国代”。

虽然家族光谱蓝到不行,但段宜康却深受“自由派”父亲的影响,在台湾大学政治系就读时,就成为岛内学运世代的代表性人物,被民进党新潮流系所吸纳,并成为重点培养对象。段宜康在新系“立委”卢修一、洪奇昌、戴振耀、叶菊兰、李庆雄联合办公室做过助理,1994年第一次参选台北市议员,他在新系大佬集体募款之下顺利当选。2001年当选“立委”之后,段宜康又在2003年接任新系总召集人,年仅40岁的他从此成为这个民进党内最大派系的龙头人物。

新潮流系(简称“新系”),被称为民进党内历史最久、知识性最高、纪律最严、斗性最强、路线最左、转型最快的派系,成立历史甚至比民进党还早2年。2006年民进党“解散派系”议案通过后,新系改以“台湾新社会智库”形式存在,因此也被称为前新系。作为民进党内目前实力最强、政策论述能力和行动能力也最强的派系,前新系对民进党重大政策走向和议题反应都有极大的影响能力。

“民进党的堕落,掌权八年的陈水扁要负最大的责任”、“(党主席游锡?)脑袋想的都是毫无任何价值的事情”、“(批吕秀莲)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昵称“小段”的段宜康,既能理性专业问政,又勇于直谏自省,被称为民进党内“最后的政治防腐剂”。

在今年民进党败对两岸政策的检讨风潮中,段宜康先是表态“民进党应该诚实面对‘九二共识’”、“即使是‘台独党纲’,没有什么是不能修正的”,后来又表示“民进党不是输在路线,而是对于议题的反应能力”,因其特殊而重要的党内地位,这些表态屡屡被视为党内政策转向的风向标。(海峡导报记者刘强)

龙城秘境无限钻石版

新三国魂福利版

封神策

宠物星球BT(超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