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2306线上的排队更烦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8:25:14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随着春运的开始,铁道部官方订票网站12306一跃成为全国最热门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与天量访问同步而至的,还有网页登录难、订单提交难等一系列问题,令不少旅客抱怨不已。巨大的购票需求显然超出铁路部门预计。不少专业人士分析,可以考虑向商业网站授权订票资质,既避免12306“独木难支”的尴尬,又可以在淡季为铁路争取更多客源。

铁老大“发麻” 排队转移至线上

12306的“不堪重负”,一方面是由于巨大的购票需求所致。铁路部门的统计显示,从1月5日起,12306的日均点击量曾连续超过10亿次,访问量环比上月激增10余倍;另一方面,12306网站的整体设计和架构也遭到了质疑。

12306的开发维护工作,由铁道部下属的两家单位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共同完成。上市计算机企业太极股份(002368,股吧)在铁道部订票网站中负责硬件系统集成,公司201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从这个项目中获得的收入为1685万元。

有业内人士辛辣地批评说:“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它界面丑陋,服务器不稳定,用户体验更是烂到极点。但它是史上最牛的电商!”

面对种种质疑,太极股份回应:“网站的问题,不出在硬件上。”铁道部信息中心副总工程师李舒扬也承认:“系统在设计时,对互联网购票需求估计不足,导致客户体验不佳。”

事实上,从2011年6月上线至今,铁老大“触电”不过短短半年。在经验不成熟的情况下,手脚“发麻”不令人意外。

代购+代取票 商业网站出奇招

不少旅客存疑:铁路部门为何不借鉴民航系统的做法,将在线售票资质授权给商业网站呢?

截至目前,铁路部门还没有开放系统的举动。不过,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各种在线购买火车票的网站已开始出现。记者采访得知,这些服务主要分为“代购”和“代取票”两类。

赶火车网是国内最早成立的火车票代购网站之一。赶火车网CEO邓文龙说,网站本身并不具备火车票销售资质,但赶火车网整合了全国主要城市的20多家线下火车票代售点。用户通过赶火车网提交订单信息后,最终的出票工作由这些合法代售点完成。网站的收费标准为票价+车票手续费(5元/张)+快递费(15元或20元/张)+在线支付费1%。

邓文龙解释说,票价是铁路部门制定的,手续费是代售点收取的,在线支付费的1%是交给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手续费。“我们和快递公司合作,拿到的快递协议价较低,因此每做一张订单赚的实际是快递费差价。支付手续费一般只有几块钱,本来是商家交的。因为目前代购网站利润单薄,所以转嫁给消费者,未来可能取消。”

“代取票”服务则瞄准了一些旅客通过12306订票成功后,不愿去现场取票的需求。铁友网表示,代取并送票上门,每笔订单收取20元服务费。

网售大势所趋 放开资质不涨价

无论“代购”还是“代取票”,效率都不会太高。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是用户提交订单信息后,网站需要与线下代售点沟通后才能确认有没有票,缺乏实时反馈功能;二是12306等新兴渠道开通后,对线下代售点的票源有分流作用,从而限制了代购网站的订购成功率。

显然,商业网站能否提供更好的购票服务,需要寄望于在线销售资质的放开。在线机票分销巨头携程网CEO范敏表示,公司去年就开始潜伏于车票预订网站铁友网,目前铁友网的单日访问人数超200万,足见需求之热。

不过,与民航系统有多家航空公司竞争,票价实行淡旺季浮动不同。火车票价比较固定,多数时候供不应求,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有人因此担心:“商业网站每卖出一张机票,可获得航空公司约3%的返点。在铁路票价偏低且需求旺盛的情况下,铁路运输企业不太可能给网站返点。”

邓文龙认为,火车票销售网站不能一直靠“快递费差价”赚钱,但也不可能随意增加收费项目,那与“黄牛党”无异。他分析,火车票在线销售的盈利模式,未来可能集中在两点上:一是高铁等市场化程度高的线路,可考虑向在线销售代理适当返点。这样可以帮助高铁提高上座率;二是利用铁路出行的巨大市场,开展增值服务,“可以将火车票销售与酒店、景区门票打包,设计成旅游产品,从后两项服务中赚钱。”

IT业资深人士、古坦科技创始人石安说:“铁道部需要打破陈规,摒弃"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陈旧观念,走合作共赢的路。”

杭州火车南站:

花一两百元 无票也能上车

今年春运中,铁道部要求实行实名制购票,并规定“票、证、人”一致才能进站。但在杭州火车南站,记者却发现:只要给一两百元钱,无票也能进站上车。

从母婴军人候车室 直接进站

记者10日来到杭州火车南站,在售票厅门口,一位自称“吴大姐”的妇女询问记者是否担心买不到票。她说,只要交一百块钱,就能帮忙进站上车,“待会由火车站工作人员带你进去,一定让你坐上火车。”

记者提出乘坐中午从杭州南到南昌的K1185次列车。这时“吴大姐”走开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时表示已经联系好站内接应的人。11时左右,第一候车厅进站口出来一个穿着铁路制服、别着“客票检查”红袖章的青年男子招呼“吴大姐”。在这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没有被要求出示车票或其他证件就顺利进了候车厅。

检票时,这位“客票检查”员带记者径直走进“母婴、军人候车室”,随后,他打开通往站台的门,提示记者若碰到列车员要查票,只要说“上车补票”就没问题。记者按照他所说的,果然顺利上车。

和火车站工作人员 三七分成

在调查中,“吴大姐”表示,“收来的钱,我们和火车站三七分成,自己得三成”。在给火车站的钱中,负责带领的工作人员、进站口查票的人等都有份。“火车站的领导知道这件事,但有没有参与分成不清楚。”她说。

和“吴大姐”一起做“生意”的还有三人,他们结成一个小型利益共同体。他们每个人在火车站都有两三个联系人帮忙接送客。“吴大姐”表示,春运期间,每个人至少能做两三百个“生意”。

实名制赶跑了黄牛 生意更好

与“吴大姐”一起的张姓男子表示,今年实行实名制,周边倒票的黄牛少了,但他们的生意更好做了,“以前大家爱买黄牛票,毕竟有个座甚至有时能买到卧铺,但现在我们的优势更明显。”

记者向杭州火车站反映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不知情”,但按规定工作人员私自带客进站绝不允许,春运前已要求每个职工签订廉洁承诺书。该负责人坦言,杭州火车南站职工结构比较复杂,有较多的临时工和春运期间聘请的“助勤工”,管理有难度。

“袖章男”已被行政拘留

针对“杭州火车南站"黄牛"没人管”的问题,上海铁路公安现已查实,报道中提到的别着“客票检查”红袖章的青年男子为铁路保安人员郑某,“吴大姐”为湖南籍无业人员吴某。目前,铁路公安部门已查实郑某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对郑某作出行政拘留处罚,对吴某正在追查中。同时,将根据调查情况,对有关人员实施责任追究。本组稿件、图片据新华社

挂号平台预约系统

在线咨询

网上预约挂号中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