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未来办公室【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5:37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网络设备巨头思科希望通过智能办公中心改变人类的工作方式

本刊记者 朱晓培 摄影 时会理

6月25日下午,甘杰又来到位于北京CBD的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顺着旋转的楼梯走向3层的大门前,掏出门卡,在门禁上轻轻一刷,进入这个名为Haworth Club的家具展厅。甘杰是北京一个名为Beijing Commons的NGO组织发起人之一,他不是来参观家具,而是到这里办公。

这是Haworth Club正式开业第5天。Haworth Club是来自美国的办公家具制造商海沃氏在中国的第一个展馆,也是最低调的一间。它在开业当天就装上了门禁,只允许会员或者预约好的顾客进入,因为它还有一个更酷的身份--海沃氏智能工作中心。

作为一名社会团体的负责人,甘杰一直致力于推动教育和医疗等领域的技术创新,同时他还是TED和Rotary等团体在北京的负责人。由于经费紧张,甘杰之前一直没有固定的办公室,最早只能和同事去咖啡店碰面开会,但由于太吵,后来干脆选择在家里碰面。

根据海沃氏的设想,其他多数会员将来自谷歌、微软等总部远离北京CBD的大型公司。来自不同公司、机构的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这会是我们未来的工作方式吗?起码思科是这样想的,美国网络设备巨头思科公司是该项目的幕后推手之一,这个工作中心的开幕对于思科来说意义非凡,这是思科的智能城市概念在中国第一次落地。

在思科董事长兼CEO约翰·钱伯斯的规划中,“智能工作中心”应该分布在全球所有城市的各大生活中心,既有舒适的办公环境,又能提供互联网,可以随时召开网络电话会议、视频会议。在钱伯斯看来,智能工作中心打破了以公司为界限的办公方式,人们可以就近办公,不必每天奔波往返于住所和办公大楼。而智能办公也只是“智能互联城市”计划的一部分,此外还包括智能交通、智能医疗等人类生活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

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程迈越说:“我们希望用技术推动人们转变现有的生活方式。”

现在被改变的还只是极少数人。除了侨福芳草地写字楼的租户和乔福酒店的住客,可以凭借侨福的门禁卡来这里免费办公,其他人要想进入,需要办理会员卡,每张会员卡每年需要缴纳会费6万元。

和思科之前的描述略有不同,Haworth Club位于北京的商务中心区,用一道大门隔成了两部分,里面用作海沃氏的办公室,墙壁上色彩艳丽的壁纸和蓝色几何图案的地毯,看起来就像一个艺术展厅。大厅里则采用了木质的墙纸和地板,天花板上挂着钻石和水滴形的吊灯,分布着高低不同的座椅,使其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艺术酒吧。海沃氏一直推崇现代办公室的风格,为了把这里打造成为一个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工作的地方,大厅中专门用玻璃门隔出了一个小型会议室,并安装了思科的视频会议系统。

对于思科来说,借助这样一间家具展厅推广智能工作中心,多少显得有些无奈,在钱伯斯的版图中,政府才是智能城市的投资主角。

钱伯斯正在推动思科进行一次大转型--从网络设备商转型为软件、服务设计商和销售商,客户也会转向政府、大企业客户,“该市场规模高达4万亿美元”。

幕后推手

在思科的推动下,全球已经有多个城市建立了不同模式的智能工作中心,其中最成功的一个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阿米尔,这个中心由政府官员和城市规划专家以及企业等雇主共同决定成立,附近的居民只要步行或者骑自行车就可轻松抵达,人们不但可以在这里办公、召开虚拟会议,周围还有儿童日托、餐饮和金融等配套服务。目前包括荷兰银行、惠普、IBM在内的许多企业都在使用这个智能工作中心。

但思科不会自己投资建设智能中心,“这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的主业仍是网络设备。”程迈越说。

简单地说,在其所推动的这场“智能互联城市”运动中,思科为自己设定的角色是提供基础设施以及服务。过去几年,思科一直在寻找“智能工作中心”在中国的落地机会,政府主导的阿姆斯特丹模式是程迈越的工作目标。

“靠摇号、限号的措施,或许能缓解交通拥堵的情况,但是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只有改变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才能解决城市病。”程迈越认为,政府是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转变的直接受益者,“所以,我们也一直有目的地推动政府做这件事。”

但是他的努力没有实质进展。直到2012年年初,程迈越在一个会议上遇到了海沃氏亚太、中东非洲及拉美地区副总裁及总经理李涵达,对方正准备向他推荐海沃氏的办公家具。

海沃氏推崇现代办公方式--随着新生代力量不断地进入到职场中,办公环境也应该越来越年轻化,办公室应该有“就像在家里一样”的感觉。海沃氏的客户包括了壳牌、微软、谷歌、IBM、黑莓等,这些大公司拆掉传统的格子间,积极改造员工的工作环境。

李涵达向程迈越说起,海沃氏准备在北京的侨福芳草地建设一个办公家具展厅,并建议程迈越去体验一下。后者马上意识到,这个展厅的理念和思科的智能办公中心有契合之处。他为李涵达分析说,把展厅设计成为一个工作中心,对于海沃氏来说,并不需要增加太多的预算--只是添加上视频会议设备就可以了。

李涵达也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尝试的方案,他一直认为,“建一个展厅只是第一步,关键是要让它活起来,让用户喜欢来这里”。但是,怎样给展厅注入更多的生命力,李涵达之前没有具体的想法。

在程迈越的建议下,很快海沃氏IT总监Nigel Candasamy到韩国的一家智能办公中心进行了实地参观。这个智能中心是由一家酒店、会议租赁商负责运营,整个办公室分为两层,一层被布置成咖啡厅,二层是带有思科视频会议系统的会议室。“第一感觉就是,在这里IT技术和系统能这么流畅地运用,实在太棒了。”于是,回到北京后,Nigel又带着李涵达去考察了一次。后来,他们又分别去看了欧洲和美国的智能工作中心。

“程迈越的想法是可行的。”参观过多家智能工作中心后,李涵达发现,思科的每个智能工作站都可以结合所在城市和运营商的特点,具有自己的特色。

Nigel的工作也由此前主要负责维护海沃氏内部的IT系统,转变为负责把思科的网络设备整合运用到海沃氏中心来。

像家一样的办公室

除了那些看不见的网络服务,李涵达希望智能工作中心可以让会员真实地体验到像家一样的工作环境。和一般的办公室不同,走进Haworth Club大厅,整个房间的灯光是暗黄色的,和木质的地板、墙壁交相辉映。李涵达敲敲墙壁说:“为了让客户有在家的感觉,我们专门请人设计了木质的墙壁。”

甘杰最喜欢这里的灯光设计,不像普通的日光灯那么晃眼,但是无论选择哪个位置,都有足够的光线工作。“一进来,就觉得我是来工作的,但是工作的时候,我又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他说。

早在2011年的时候,李涵达就已经开始计划在北京开设展示厅。“你和客户讲,要把办公室布置得像你的家一样,他们是没法理解的,他们会首先想到自己家的客厅,认为那样的环境没法让员工安心工作,更别说会提高员工的效率。”李涵达说。但是,建一个可以让客户来体验的展厅,结果就完全不一样,“用户可以来看,来体验,然后形成更直观的印象。”

展厅的位置十分关键。从一开始,李涵达就认定要将展厅放在一个既要高端又能体现现代生活方式的场所,在北京看了很多地方都不满意。直到201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侨福建设企业主席黄建华。当时,侨福芳草地还在建设中,黄建华向李涵达描述了侨福芳草地建成后的模样以及其提倡的理念,双方一拍即合。程迈越也对侨福芳草地的理念赞赏有加,“它把整栋建筑用透明材料罩了起来,虽然是为了绿色节能的需要,但也提高了里面住户的舒适度,这就是未来的生活方式之一。而这种行为,对于其商业价值也是有利的。”

只是,实行会员制后,这个1000多平方米的展厅实际上变成了一个体验中心。展厅本身没有销售功能,海沃氏的大部分员工在靠里面的办公室里工作。而来自新加坡的项目负责人Regina Tay和她的一个同事则在大厅里工作,他们会默默观察用户的使用习惯,根据用户的使用偏好,来判断哪些家具是人们喜欢的,那些使用率较低的家具则会被替换掉。当然,通过这种观察,海沃氏可以更灵活地调整他们的生产和市场推广计划。

对于海沃氏,这不是一个盈利项目,工作中心收取的会员费很难抵消场地租金和运营成本。“我并不担心我们的会费收入,那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李涵达说,实行会员制,有了一定的门槛,会让用户更加珍惜这个地方。

价格还可以控制会员的数量,人太多导致过于嘈杂的环境显然会让客户的体验大打折扣。而且,价格也间接地起到了挑选用户的作用,那些不愿意为员工支付6万元会费的企业,也很可能不愿意花大价钱改造他们的办公室。

不过,程迈越倒是希望李涵达能尽快找到一种可盈利的商业模式,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更多的企业或者机构去建设类似的智能工作中心。而且,也只有这样的项目,才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政府希望看到一个实实在在的、有盈利模式的示范项目。”他说。

在程迈越看来,中国政府不应该只从招商引资的角度来看待智能城市,而应该成为智能城市的主要建设者。第一个工作中心开幕后,程迈越继续为“智能城市”在中国的落地四处呼吁,去年他的大多数公开亮相,讲的最多的也是这个话题。

看起来,这项工作似乎有了些进展,工作站开业前几天,思科特别邀请北京朝阳区政府的官员过来参观,而北京朝阳区政府正在推动的“智慧朝阳”项目和思科的理念十分契合,“朝阳信息化办的负责人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或许会率先在五环和六环之间的城乡结合处建立类似的智能办公中心。”程迈越说。

西安市成人英语培训

在线学英语口语

中信信托有限公司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