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蛰伏09作者杯中火焰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3:45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字数:144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元野打开房门,只见王芳蹙着眉头,略带一丝不自然的神情站在门口,低着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啊。」王芳忽然看到元野只穿着一条大短裤,光着结实的上半身站在门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吓的轻叫了一声。

「干姐,你来啦,进……进来吧。」元野干笑的打着招呼。

「嗯。」王芳点了一下头,神色复杂的看了元野一眼,然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她进了房间,四处打量了一下,没看到什么人,鼻子嗅了嗅,然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虽然没经历过性爱,可身为女人,她哪里闻不出来空气中带着的骚味。

元野暗叫了一声糟糕,忘了把窗户打开了,他自己闻不出来,可别人刚进来又哪里闻不到,房间又不大,刚才还是在客厅里。

看到王芳的表情,元野知道她可能已经想到了什么,再联想到刚才她的表情,有些尴尬,她不会早就来了吧,刚才的动静那么大,不会听到了吧。

「啊,干姐,嘿嘿,那个,你,你坐。」元野干巴的笑了两声说道。

「我,我就不坐了,小元,你,你一会穿上衣服,来我诊所一下吧,我,我有话想问你。」王芳看了一眼卧室的门,低着头小声说道。

「哦,哦,好,呵呵。」元野尴尬的笑着,看她的神情是肯定知道了,唉……自己也是正常男人嘛,有需要很正常吧,不过让亲属知道,感觉上还是比较尴尬。

王芳又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才低着头慢慢的走了出去,元野同样低着头,像被家长抓住做坏事的孩子一样,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把她送出了门。

关上门,元野出了一口长气,摇摇头,这么私密的事让人撞见了,一般人还好,干姐好歹也是姐啊,哎呀……多尴尬。

他进了卧室,见田若华闭着眼睛躺着,好像睡着了,轻吻一下她的额头,田若华就睁开了眼睛,眼里满是幸福和温柔的笑意。

「谁啊?」她轻声问道。

元野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我干姐,她应该是在门外听到了,哎呀,真是……尴尬死了。」

「哦,小芳啊,听到就听到呗,那有什么,你都这么大了,干姐连弟弟这种事也要管。」田若华无所谓的说着,侧着身子看他,被子滑落,露出了白皙丰满的乳房。

「总是要问一问的。好啦,你睡会吧,我先出去一趟。」元野换好衣服,亲了她一口,又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

「嗯嗯。」田若华乖乖的点头。

元野一边走一边想该怎么跟王芳说,唉……索性就直接说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自己又没勾搭有夫之妇,两人干柴烈火,很正常,问心无愧。

到了诊所,见王芳又穿上了那一身白大褂,正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根圆珠笔一下一下的弹着,胖乎乎的脸蛋可爱的嘟着嘴,眉头微蹙。

看到元野进来,她才坐直了身子,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元野笑呵呵的走过去,假装没在意她看自己的眼神,站到她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揉捏着,殷勤的说道,「干姐,坐累了吧,弟弟给你捏一下,捶捶背,嘿嘿,辛苦啦。」

王芳没想到还有这待遇,一时没回过神来,看着元野真像自己的弟弟那样,殷勤的给自己捏肩捶背,好像小孩子做了错事,回家讨好大人一样,又有点忍俊不禁……

刚才她在诊所里坐着无聊,又没有病人,就想去找元野。她很想跟元野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做,就那么看着他,也感觉很开心,很幸福。

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淫声浪语,她的脸一下变的唰白,心也沉到了谷底,完全没想到会遇见这种事,好像回家的妻子抓到丈夫偷情一样,让她心如刀绞。

可是,她现在又有什么资格管元野的这种事呢,元野只是她的干弟弟啊,两人又不是情侣关系。

听着里面那个女人放浪的淫叫,她很想冲进去,指责那个贱女人,可她有什么立场啊,干姐姐?这样会让元野多尴尬,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可能因此而终结。

王芳虽然胖,看起来笨笨的,可她并不傻。而且以自己的身材,她都不知道元野会不会喜欢她。

里面那个女人应该很漂亮吧,叫的这么骚,一定是被肏的很爽吧,这个贱女人,一定是她勾引的元野,肏死她,贱货,骚货,王芳恨恨的骂道。

她就站在门外,那么胡思乱想着,一会骂那个贱女人,一会顾影自怜,一会又埋怨元野。过了一会,听声音平静了,她终于忍不住敲了两下门。

她想看看那个贱女人到底是谁,可门打开了,她又胆怯了。她不知道就算自己见到了又能怎么样,她不知道……看到元野那高大健壮的身躯,凹凸有致的肌肉,盘根错节,她有点痴迷,又有些心酸,哼,刚才那个贱女人不知道多么爽呢,如果……那个女人是自己多好……

她进了房门,闻到了做爱之后特有的淫靡气息,她知道那个女人就在卧室里,可她不敢进去,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退了出来,唉……可是她又不甘心,想跟元野谈谈,可该怎么谈呢?该说什么,以姐姐的立场?不让他交往女朋友?她正冥思苦想着……

谁知道元野一进来,就没皮没脸的讨好自己,哼,真讨厌,刚才不知道怎么伺候那个贱女人呢……可自己又很享受他这个样子,怎么办……根本没办法恨他啊……都怪那个贱女人……

王芳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那个贱女人身上,而元野……唉……她只能又爱又无奈的享受他殷勤的按摩……根本生不起一点埋怨……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享受男人如此殷勤的按摩,还是自己这么喜欢的男人。

「干姐,舒服吗?」元野笑嘻嘻的问道。

「嗯,舒服。」王芳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刚才,刚才你在房间……」她还是想问问,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犹犹豫豫的……

「干姐……」元野拖着长音叫道,带着一些撒娇的味道。

「嗯……」王芳听他这样叫自己,心里一阵心疼,好像元野受到了多么大的委屈一般……看他这样对自己撒娇,讨好自己,像个孩子一样,她都不想再问了……

女人呐,就是感情动物,她现在不问了,可之后呢,想起来一定还会再问的,唉……

「干姐,我也是男人嘛……那种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元野带着笑脸,讨好的又理所当然的小声说道。

「那人……你女朋友?」王芳小心的问道。

「不是,什么女朋友,我刚来这边哪来的……女朋友,就是网上认识的,然后见面了,就那样了嘛。」元野故作轻松的嘿嘿解释道。

「啊,网上认识的?网上认识的你就那样,网上的坏人那么多,谁知道她有什么居心。再说,谁知道她有没有病,多脏啊。」王芳听了,有些激动的说道,又有些安心,不是女朋友就好。

元野对她的激动情绪,还是比较能理解的,毕竟,医生嘛,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洁癖,很正常。「没事的,那人是个良家妇女,不会有病的。再说,我一个穷打工的,没车没房没钱……」

「什么?妇女?!!!」王芳打断了他的话,指着他,「你……你……唉……你糊涂啊……」

王芳指了一会,又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转身就要去找那个贱女人。

她几乎要气炸了,肯定是那个贱女人勾引元野。要是漂亮的小姑娘,那还没什么,她还能接受,毕竟元野有交往女朋友的权利。可一个妇女,凭什么啊,结过婚的,老牛吃嫩草,这个骚货,不要脸,肯定是专门勾引男人的贱货……

「姐,别激动,别激动,你听我说,听我说,那人丈夫去世了,她不是红杏出墙,我们也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元野看她这么激动,拉住她赶紧说道,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说什么良家妇女嘛,让她误会自己勾引人家老婆,那不是给自己脑袋上扣屎盆子吗。

他哪里知道,王芳根本没想那些,早就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那个贱女人了,以为他是受了那个贱女人的引诱才跟她上床的。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啊,网上认识的,她说你就信啊,万一那人骗你呢,再是什么仙人跳。万一那人是个鸡的呢,周边那么多……谁知道有没有脏病,不行,你,你跟我去医院,好好做一次检查。」王芳说到这里,也顾不上管那个贱女人了,就要拉着元野去医院,她可不懂男科,只知道一点。

「不用啦,我的好姐姐。」元野一听有些哭笑不得,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到椅子上坐下。「我可以确定,她说的是真的,没骗我,不会是什么仙人跳。她也不是鸡,没跟我要过钱,也没病,真的。」

「嗯?你怎么确定?你认识?啊,不会是……」王芳一听他这么肯定的说,有些迟疑了,莫非自己想多了。莫非是他认识的,妇女?随即她想到了程玥,那天是他背着程玥来看病……

「嗯?你知道?」元野有些奇怪她的反应,不会吧,她能想到是谁?

「不会是程玥吧?」王芳不确定的说。

「不是。」元野出了一口气,又有些苦笑不得,「我不是说了,那人没了丈夫吗?」

「那是谁?」王芳有点不问出来不罢休的姿态了。

元野真是有点嘴欠了,他怎么知道,就说了一个良家妇女就引得她这么激动,自己随便编一个小姑娘也好啊……唉……可同时,又对她流露出来的,对自己情真意切的关切,感动不已……

「好吧,干姐,我告诉你是谁,你要给我保密好不好。」元野蹲下身子,摇着着她的腿,抬头望着她撒娇,尽量让自己显得可怜兮兮一点。

王芳看他这个可怜的样子,有些无奈,真承受不了他对自己撒娇的样子,心里柔软的都快化了,哪里会不答应他,叹了一口气,「好,你说,我一定替你保密。」

「嗯……你认识……我对门那家的人吗?」元野犹豫着,小心说道。

「嗯……你对门?啊?!!!」王芳想了一会,才知道是谁了,有些恍然,有些吃惊,睁大了眼睛。

她当然认识了田若华了,小时候她家还住在这个小区的时候,两家就是邻居,不过后来她家搬走了,就没再见过。后来她在这里开了诊所,妈妈去找过田若华,见见以前的邻居,田若华也来过这里。

让她吃惊的是,元野竟然跟田若华好上了,虽然田若华长的高大丰满,可在她的记忆中,田若华的性格还是挺端庄文静的,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老牛吃嫩草,还叫的那么淫荡……

这样的话,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也没办法去说了。田姨小时候对自己还是蛮不错的,而且她跟妈妈的情况差不多,妈妈是离婚了,她是守寡,既然自己能接受妈妈再找别人,那田若华当然也能找了。

「那你们……你跟她的关系……你们……」王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她心里很乱。

「哎呀,没什么关系……要说有,就是单纯的……打炮嘛……我们又不可能怎么样。干姐,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需要嘛……不会怎么样的……」元野小心的看着她,看她的样子不是那么生气了,才大着胆子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王芳还算放心了一些,如果只是单纯的打炮,那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田若华也不是什么坏女人。

可又有些气苦,你只是想打炮,找自己也可以嘛,唉……可她能怎么说,总不能直接说,你想打炮就找我嘛,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她又不敢,怎么好意思说出口。还怕万一元野拒绝,毕竟自己的身材……唉……

真是令人苦恼啊,打炮,打炮,你就知道打炮……

「干姐不生气了吧,嘻嘻。」元野笑着问道。

王芳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抚摸着他的头发,这个令人又爱又苦恼的男人啊,我到底该怎么做啊……你想让我怎么做啊……她慢慢的弯腰抱住了元野,心情复杂,自己又不好说出口,唉……真讨厌,她拍了元野两下……

元野有些不明白她这是什么反应。按说知道了对方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之后,她应该不会担心自己染上病,或者被人骗了,最多教育自己一下。

可现在她抱住自己,还拍了两下,这是……莫非担心自己满足不了田若华,怕自己受苦,开玩笑,田若华现在还瘫在自己的床上呢……

「好啦,干姐,不要担心了吧,我心里有数。」元野拍拍她的背,嘻嘻的笑着说道。

「你呀……你……唉……你先回去吧,干姐心里好乱,想一个人静静,你……你啊……你好自为之吧……」王芳心乱如麻的说道,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虽然知道他们只是单纯的打炮,可自己心里就是不舒服嘛。

「哦……那,那我先回去啦。」元野乖乖的说道。看她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以为她还是责怪自己勾搭妇女,不学好,不自重,唉……熟女有熟女的好嘛……

元野回到家,发现田若华已经走了,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时间过的真快。

元野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好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叮铃铃」手机响起铃声,他拿起一看,是伊雪打来的,他叹了一口气。

「喂,小雪。」

「喂,你今天没来上班,我听说你生病了是吗?」手机传来伊雪关心的话语。

「哦,没事,一点发烧,已经好了,下班了吧。」元野问道。

「嗯,下班了……我……我想见见你可以吗?」伊雪小声的说道。

「好啊,你在哪里?」

「我去找你吧。」

「那好,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嗯。」

挂了电话,元野就走出了门。他是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对伊雪,伊雪是个好女孩,性格恬淡文静,长的清纯可爱。如果自己真想谈恋爱的话,伊雪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对象。

可自己并不是太想谈啊,当初勾搭她,也只是想打炮而已,唉……作茧自缚啊。

不一会,元野就看到伊雪慢慢的走来,她低着头,蹙着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嗨,小雪。」元野叫道。

伊雪抬起头,看到了他,展颜一笑,如一朵出水芙蓉,清丽而又柔弱。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不太好。」元野看到伊雪,模样有一些憔悴,大眼睛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然后……跟你说说话。」伊雪温柔的说着。

「嗯,那一起走走吧。」

「嗯。」伊雪轻轻点头,跟在他身边慢慢的走着。

「昨天……我想了好久……」伊雪说道,「你说……你以后离开了怎么办。我不知道……」

「可是,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伊雪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哽咽了,然后哭了出来,她拉住元野的胳膊,边哭边说道。「我真的好喜欢你……怎么办……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

元野揉揉她的头,拉着她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慢慢的说,「小雪啊,我明年六月份就要回学校了,之后,可能,就不会在这里了……」

「你也知道,当初我们一块来的很多人,都走了……以后,我可能会在这个城市……也可能会去其他的城市……太不确定了……小雪,你是个好女孩……」

「我也想了很久……我不想因为这半年的时间,耽误了你……」

「可你……可你那天说要我做你女朋友的……是你说的呀……是你说的……是你……」伊雪带着哭音,仿佛要抓住什么,倔强的一遍一遍的说着。

「对不起……是我想的不周到……小雪,你应该……应该找一个能和你一直在一起,而不是像我这样……可能注定要走的人……那才是耽误了你……」元野说道。

「呜呜……呜呜……」伊雪伤心的哭着,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仿佛一松手,他就会离开一样,「我不管……我不管……你说要我做你女朋友……是你说的……呜呜……」

「好啦,别哭啦,再哭就不好看啦,乖啊。」元野摸上她的小脸,给她擦着眼泪。

伊雪边哭边摇着头,握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那么温暖。

「反正……反正你现在又不会走……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和我分手……就算只有半年也好……以后……以后的事再说……好不好……」伊雪抽泣着说着,泪眼朦胧的看着她恳求道。

「好……我不和你分手……我希望你也可以好好想想……等你想清楚了,你可以随时离开。」元野望着她,想了一会,然后温柔的说道。

「你保证……你保证不和我分手……你保证……」伊雪自动忽略了他后面的话,像一个溺水的人要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对他说,仿佛只要他保证了,他就永远不会离开。

「我保证,不会和你说分手。」元野说道。

「呜呜……呜呜……」伊雪听到他的保证,抱着他哭了起来,高兴吗?或许心里更多的是一些不安吧,伊雪心里很清楚,或许只有半年……哪怕只有半年也好……

元野轻拍着她的背,待她慢慢的平息,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个可爱又让人心疼的女孩,他没办法狠下心来拒绝她。可自己并不想过多的投入感情,感情太过奢侈,奢侈到要用未来交换。

就这样吧,只要让她安心也好。自己不要太伤害她就是,唉……都是自己心中那廉价的仁义道德感作祟……否则,即使玩弄她又怎么样,反正她心甘情愿……自己终究不是个坏人……

给她编织一个虚幻的爱情梦境吧,或许,她会想明白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元野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勾搭她,为什么呀……都是空虚寂寞惹的祸,都是生理欲望惹的祸……

「好啦,不早了,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一晚,都哭成小花猫了。」元野笑道。

「你……你答应我了,不和我分手。」伊雪小声的说道,带着一丝抽泣。

「我答应了,就像你说的,反正我现在又不会走。」

「嗯,那,那我回去了。」再次得到了他的保证,伊雪有些心安。看看天色,已经快黑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确实要回去好好收拾一下心情,从明天开始,哪怕只有半年,她要好好珍惜。

「嗯,开心点。」

「嗯。」伊雪站起身,依依不舍的往回走。刚走了几步,突然又跑回来,抱住元野,在他嘴上亲了一下,看了他好一会,满眼的眷恋不舍,然后,才再次一步一回头的消失了……

元野不知道去哪里,心情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唉……这事,让人烦躁啊……终究是自己的责任……

不知不觉,他又走到了王芳的诊所,推门进去,见王芳坐在办公桌后面,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王芳见他又回来了,脸色还有点郁闷,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

元野没吱声,他想找个人说说话,跟田若华明显不合适,虽然只把她当做自己的炮友,可是跟她说另一个女人的事,她不会吃醋才怪。

想来想去,也只有干姐最合适了,他坐到王芳的椅子把手上,抱住了她肉肉的身子,靠在她的肩上,闭上了眼睛,感觉好累,「唉……」

「嗯?」王芳有些疑惑,看着他明显心事重重的样子。又有些小幸福,元野主动抱着自己,说明两人的关系真的是越来越亲密了。

她拍拍元野靠在自己肩上的头,温柔的说道,「怎么了呀,有什么心事跟我说说。」

「干姐……呜呜……」元野像在跟姐姐撒娇一样,抱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摇晃。

「好啦,好啦,不要哭嘛,有什么事跟姐姐说啊,乖。」王芳站起身抱着他,轻拍着他的背,宠溺的说着,心都快融化了,真是恨不得好好安慰他一番。

两人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元野靠着她的肩膀,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对她撒娇,跟她说自己不能对别人说的心里话。

「是这样……」元野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把他跟伊雪的事说了一遍,说了自己当初心情的郁闷,后来为什么要勾搭她们,还有自己现在对伊雪的想法,以及自己对以后的打算。

王芳认真的听着,心情却是起伏不定,一会抛起,一会落下。这怎么田若华的事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呢,又冒出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伊雪。

不过还好,元野都不喜欢她们,一个是当做炮友,她还不是感觉太麻烦,男人嘛。另一个就有点麻烦了,既然不喜欢,你狠狠心,分了就分了嘛,反正是当做炮友才勾搭上的。可让人家一哭,你就心软了,男人呐,吃着碗里占着锅里……

不过,她算是真正明白了元野的想法。没想到他的思维是那样的缜密,他的内心是那样的坚强,他的情感是那样的丰富……

她忽然有些怜惜这个看起来高大阳光的大男孩,是的,她有一些心疼,她疼惜的把元野拉到自己怀里,轻拍着他的头……

对眼前工作的不满,和对以后的焦虑,才是他真正在意的。对感情,他现在是可有可无的状态,要是自己早一点认识他多好,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了……

倍感初遇恨迟后,何须久来苦苦寻……

唉……她叹了一口气,点了一下元野的头,有些宠溺,又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呀……谁让你招惹那么多人……现在知道麻烦了吧……」

「好啦,干姐,你就别说我了,我已经很烦了,感觉好累……再说哪有那么多人,才两个而已嘛,谁让你弟弟长的这么帅,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元野自恋的说道。

王芳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显露出淘气的一面,心里很是开心,男人嘛,不管多大,多成熟,在家人面前都像个孩子一样。

「是啊,我弟弟最帅了,人见人爱,唉……姐姐就不行了,都没人爱……」王芳可怜的说道。

「哪有,干姐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嘻嘻,么啊。」元野说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干姐,你交过男朋友没。」

王芳被他亲的,脸蛋一红,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亲呢。虽然她也知道,这是元野对自己这个家人,这个干姐姐的撒娇,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意思,可她心里还是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

「没有啊,干姐长的这么胖,这么丑,都没人喜欢呢,好可怜呐。」她也用轻松的语气,自怨自抑的说着。

「那是他们没那个福分,干姐长的这么可爱,人又好,就是胖点嘛,抱好起来好舒服,是那些人没眼光,瞎了他们的狗眼。」元野抱着她讨好的说道。

「呵呵,还是弟弟好,能发现干姐的优点,来,奖励你一下,么啊。」王芳大着胆子,用开玩笑的语气,认真亲了他一口,嘻嘻,好幸福。

「我呢,当然是个帅气的boy,干姐呢,是个善良的girl,嘿嘿。」元野自得的说着,他很享受家人在一起的玩闹,家里就他一个孩子,他也只跟妈妈撒过娇,可只要爸爸在家,他就不敢了,老爷子一瞪眼,他比兔子跑的还快,没办法,从小那么操练过来的。

「还帅气的boy,自恋!不闹了,说真的,你到底打算怎么办。」王芳问道。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就这么拖着吧,再说,工作很无聊的,有个小姑娘聊天也不错。以后,万一她真一直跟着我,那也不错,在看吧,谁让这是我欠下的情债呢……唉……」元野无所谓的说。

王芳也不好反驳,毕竟他说的也是对的,自己总不能让他不要交女朋友吧。看来,只能是自己多跟他培养感情,在他心中的位置慢慢提升……然后……

两人就那么靠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不时打闹一下……

「干姐,都快八点了,你什么时候关门,我看也没什么病人啊。」元野问道。

「一般都是八九点的样子,反正我也没事,也不累,关门的时间就晚点。」

「还没吃饭呢,你还回去吗?」

「回去吧。」王芳说道,她是想回去跟妈妈说说,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想回去问问妈妈的意见。「你呢,跟我一块回去?」

「我就不去了,你跟干妈说一声吧,要不早上赶不上上班。」元野说道。

「嗯,也好,我先带你去吃饭?」

「不用啦,太晚了,你早点回去吧,我自己随便吃点就好了。」

「那好吧。」

「我回去啦。」元野站起身说道。

「好,记得去吃点东西。」王芳喊到。

「知道啦。」元野背对着她挥挥手。

看着他走出门去,王芳摇了摇头,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这本来是一件高兴的的事,可今天知道的事,又让她有些郁闷……唉……该怎么做才好呢……

元野刚转上六楼,就看到小紫坐在台阶上,抹着眼泪小声的哭着。

「小紫?怎么哭啦,发生什么事了。」元野皱着眉头问道。

「叔叔……」小紫一见到他,马上张开双手,哭着跑下楼梯。元野赶紧上前几步接着,怕她踩空了摔到。

「小紫不哭啊,乖,不哭不哭,怎么在门口坐着啊。」元野抱起小紫,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道。

「爸爸在跟妈妈吵架……摔东西……哇哇……小紫害怕……」小紫紧抱着元野的脖子哇哇大哭。

「不怕不怕,乖,有叔叔在呢。」元野哄着小紫,走到程玥家门口,只听到里面传来喊叫声,程玥的哭声,和摔东西声音。

他皱了一下眉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进去?上次杨林就误会自己是小白脸,这次进去,非得打起来,他是有点懒得理会,凭什么呀,这不无妄之灾嘛。

可是想到程玥,这个温柔善良的女人,真可怜,唉……

想了想,他还是抱着小紫回到了家,给田若华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让她跟程玥说一声,小紫在他这里。省的杨林听到是他打给程玥的,又添麻烦事。

田若华答应一声,说马上跟她打电话,刚好八点多了,她也早点关门,回去看看。

问了一下小紫,她也还没吃饭呢,就煮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切了根香肠,他这里也没别的菜了。

打开电视,让小紫边看边吃,她才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

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声,好像来了很多人。元野走到门边听了一下,他也听不懂粤语,只知道有男有女,听声音岁数应该不小了,应该是他们双方的亲戚朋友吧。

他看了一下小紫,只见小紫也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他笑了一下,让她继续吃饭。

又过了一会,听到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原来是田若华。

田若华进了门,赶紧先关上,然后问道,「小紫呢?」

「里面呢。」元野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着急。

田若华进去抱起了小紫,又有些急切的对他说,「他们家的亲戚朋友都来的,这不闹着离婚嘛。杨林又说到了你,说程玥跟你有不正当关系,我怕一会他们来找你麻烦,借口看看小紫才出来,想提前跟你说一声。要不你先出去一趟吧,或者不管谁敲门,你都不要理会。」

「啊,凭什么呀,他还没完没了了,真当我好欺负。我做什么了,什么也没做,还怕他们来找,我行的正,坐的端,问心无愧,这一走,更说不清了,让他来!」元野一听这话就来气了,杨林还真是不可理喻。

「哎呀,这种事本来就说不清楚,我看呐,杨林就是找借口,用这个指责程玥的不是。你要是过去了,真闹起来,更说不清楚了,人们总会瞎传的,这样即使离婚,程玥也是过错方。」田若华着急的说。

「他也太无耻了吧。」元野想到了可能的后果。

「你以为呢,他本来就是个哀仔,烂赌鬼,还有万一一会你过去,再呛起火来,他们那么多人呢,再把你打伤了怎么办。就算你能打,把他们打伤了,他们是本地人,你也吃不了好,听我的好不好。」田若华哀求道。

「好。」元野吐出一口气说道,窝囊,真他妈窝囊,这叫什么事啊。

田若华见他答应了,松了一口气,然后对小紫说,「小紫,一会你就说在田姨这里知道吗?千万不能说见过叔叔,否则,你爸爸他们要欺负叔叔了。」

「嗯,我知道了,爸爸他们是坏人,叔叔是好人。」小紫认真的点着头说道。

「嗯,真乖。」田若华亲了一口小紫,又关切的看了元野一眼。

「我出去,眼不见心不烦。」元野对她说道。

「嗯。」田若华对着猫眼看了一眼外面,见没人,才打开房门。

元野也跟着走了出去,锁上门,对田若华点了一下头,就下了楼梯。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忍字头上一把刀,忍的过去是英豪……

元野喃喃自语的给自己宽心。

这事,真他妈窝囊,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偏偏屎盆子是一个接一个的往自己头上扣。

早晚有一天要找回这个场子,妈的。元野恨恨的想。

其实也就是这么说说,输人不输阵嘛,好歹得撂下一句狠话呀。

自己能怎么办,打他一顿……嗯?……是个办法呀……

元野开始考虑起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越想越可行,管他呢,先出口气再说,操,这个老小子。

元野从骨子里来说,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如果有机会,他当然不想就这么窝窝囊囊忍下这口气。太欺负人了,自己没招谁,没惹谁,倒被扣了这么一个屎盆子,他妈的。

要是自己真跟程玥有点什么,那也算一回,可不是没有嘛。惹急了,真去干了你老婆,给你戴个绿帽子,操。

不知不觉走到了新华公园,嗯?我到这来干嘛,元野想到。这个时候能去哪啊,去干妈那里?太远了,明天又不能及时赶回来。程玥那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呢。唉……等等吧,田若华会跟自己打电话的。

「叮铃铃」,不会这么快吧,元野拿出手机一看,又是杨柳这个浪丫头。

「喂,干嘛。」他没好气的问道,他是真不想跟她说话,一说不对付就开骂。

「你……你跟小雪又好上啦。」杨柳气息有些粗重的说道。

「好上啦,她应该跟你说了吧,你还问我。」

「我就说嘛,有个……有个美女倒贴着追你,你会不乐意,你……你得感谢我,我可是……开导了小雪好长时间。」杨柳的气息似乎有些急促啊,好像刚运动完的样子。

「哦……我谢谢你了。」元野无所谓的说道。

「你什么语气啊,老娘好心好意帮你,把小雪送到你身边,你偷着乐吧。你他妈还这个语气,是不是要老娘把她脱光了,送到你床上,你才满意啊,傻逼。」杨柳又开骂了。

「操,老子用你帮忙,越帮越忙,你闲的没事干。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你,你别惹我啊,我不想骂你。」元野本来就气不顺呢,杨柳还上赶着来点火。

「你他妈还心情不好……操……我闲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喂狗都比给你强。你个傻逼,你是不是阳痿啊……不会连女人都不会肏吧……怪不得你不想要小雪,你就是阳痿……软鸡巴的废物……王八蛋,龟儿子。」杨柳好像越骂越过瘾,越骂越兴奋了。

「你他妈傻逼吧,你有病啊你,逮谁跟谁对着骂街,你找骂是吧,昨天我就没理你,不跟你一般见识,今天你他妈还来,上瘾了是吧。」元野骂道。

「我就是找骂……就是上瘾了……就是想骂你……肏……你这个废物……傻逼玩意……活王八……二百五……有鸡巴不会用的大傻屌……」

「肏你妈屄的骚货,傻逼,千人骑万人肏的贱货,还上赶着找骂,你他妈让人肏傻了,把你肏成了傻逼是吧,你怎么不去卖屄啊,你……」

「啊……啊……肏……肏……啊……」杨柳先是发出压抑的呻吟声,喘着粗气,然后重重的说着每一个肏字,最后一声啊,尖叫了出来。

元野被杨柳的一顿臭骂,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是平时他还能忍着,最多挂了电话不理她。可今天刚刚从家里窝囊的出来,又碰上杨柳这个找事的。他一顿火气撒了出来,正骂着呢,忽然听到杨柳发出的声音不对劲,虽然刚接电话就感觉不对劲,他也没多想。但现在这个声音……操……

「你他妈让人肏呢是吧,有病啊你,让人肏着给我打电话,傻逼……」元野又骂了一句,挂了电话,这个浪丫头,真是……让人无语了……

没想到过了一会,杨柳又打了过来,他直接挂了。

又打了过来……再挂……

还打过来……

「你到底要干嘛。」元野快被折磨疯了,感觉杨柳就是个疯子。

「没事啊,就想跟你打个电话……」杨柳这时没有了呻吟的声音,不过语气懒懒的。

「你说你想干什么,没事吧你,跟人肏屄的呢,还有空给我打电话,玩的挺刺激啊。」元野讽刺道。

「什么跟人肏屄,我自慰呢……」杨柳大方的说道,声音带着高潮过后特有的慵懒。

「哦……那你继续吧。」元野是真无语了,碰上杨柳,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哎,别挂。」杨柳赶紧说道,「跟我聊聊吧,你干嘛呢。」

「能干嘛,外面瞎转呢,无家可归了。」元野无聊的说。

「怎么了,说说呗,反正我也挺无聊的。」杨柳说道。

「算了吧,有空听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还不如去找个炮友打一炮,省的你自慰骚扰我,我正烦着呢,没空跟你骂着玩。」

「去你的,我不想找别人了,看上你了,你来跟我打一炮吧。你不是无家可归吗,我收留你了,我可是从来不留男人过夜的。」杨柳放荡的说道。

「呦,还挺有原则的,怎么,不怕对不起你好姐妹。」

「不怕,我又不喜欢你,只是想跟你打炮。再说,我这也是帮小雪,你肏小雪的话,还要等一段时间酝酿感情吧,这段时间我来帮她,你跟她谈情,跟我做爱,多好,我这也是帮她留住你,一炮双响,你自己偷着乐去吧。」杨柳好像对这事一点都不在意。

「算了吧,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我现在没心情。」

其实对于上杨柳,元野倒没有多大的心理负担,反正杨柳这人他也看清楚了,估计只是享受性爱,并不会在感情上纠缠。如果没有小雪的话,他是无所谓的。虽然对于小雪他不是太喜欢,可上她的朋友,总有点联合起来欺负小雪的感觉,这不好。

「你到底有什么事心情不好,还是小雪?」

「不是,邻居的事,一个神经病邻居。」

「哦,神经病啊,说说吧,我倒想看看什么事能把你气成这样。」杨柳感兴趣的问。

「哎?对了,你也姓杨,你认识一个叫杨林的吗?」元野问道。

「嗯……杨林,听着耳熟……唉……现在身体不舒服,想不起来,你来我这吧,把我伺候舒服了,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杨柳懒懒的说。

「你脑子里没别的东西啊,就知道想这事,肏屄,肏屄,你是有多……唉……改天吧,改天我好好肏你一回,你给我说说杨林的事。」元野有些无奈。

「别改天了,快来,真墨迹。」杨柳有些急躁的说。

「你不怕小雪知道了,她恨你,肯定以为你勾引我。」元野说道。

「我就是勾引你呢。小雪啊,就是傻,男人有什么好的。不过我看你还不错,能认真对小雪。」杨柳一副看透世事的语气。

「你要是不这么放荡的跟男人说话,收敛一些,也会有人这么认真的对你的。」元野诚心的劝道。

「算了吧,我早看明白了……要不要我帮帮你啊,跟小雪说说,让她尽快跟你上床,或许你还能双飞呢,我跟小雪那么好的姐妹,只要我劝她,她肯定会听我的。」杨柳诱惑的说道。

「怎么可能,小雪跟你不一样。」

「切,女人嘛,上了床都一样,不就是两个奶子一个屄。我跟小雪说,男人都好色嘛,我又不会跟他抢男人,只在床上帮她,两个女人,肯定把男人拴的牢牢的,你说她为了留住你,会不会听啊。」

「我怎么知道。」

「痛快点,来不来,还男人呢,婆婆妈妈的。」杨柳催促的说道。

「你答应我一件事吧。」元野想了想说道。

「什么,说。」

「保密,不要让小雪知道。另外……不要把小雪拉下水。如果以后我真的走了……多劝劝她……这毕竟是我的过错,是我的责任……我不想给了她希望,又带给她绝望,最后……还有失望……以后希望你能好好陪着她,安慰她……这也是我对你的要求。」

杨柳沉默,沉默了好一会……

「…………你他妈就是个傻逼,没见过你这么傻的…………来吧,我答应你。」杨柳说完,扔了电话,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是感动吗?为了一个男人,还是这么傻的一个男人……或许是为了她自己,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傻男人……

她爸爸去世的很早,妈妈后来又做了小姐,对她也只是做到了生活保障,别的就不管不问了,基本处于散养状态。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她自然也就无法更多的享受到家庭的关爱。慢慢的,她变成了一个小太妹,野蛮,泼辣,像个男孩子那样跟人打架……

后来,妈妈又跟人结婚了,那人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两人开了一个足疗保健的店子,在这个地方,说白了,就是鸡店。

她也慢慢的长大了,耳濡目染的,她自然知道了很多男女之间的事……然后,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打她的主意,摸一下她的屁股,捏一下她的奶子,或者趁她洗澡的时候进去浴室……

她跟妈妈说了,可妈妈说是她多想,她说的多了,妈妈就发火了,说她不懂事,不就是摸几下嘛,又少不了一块肉……

可她害怕,害怕自己会被那个男人……她不想那样……她主动找了自己喜欢的帅哥表白,希望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然后她就搬出去……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起……

可那个帅哥只是想玩玩她罢了,玩腻了,就甩了她……再后来,有一次放假回家,那个男人知道她交往过男朋友,兽性大发,骂她是个小婊子,小贱货,然后强奸了她……

而妈妈知道后,并没有多么在意,反而让她不要声张,反正她已经让人破处了,以后早晚也是让别人肏的,给谁肏不是肏……她彻底失望了……

她开始抽烟,喝酒,变的放荡,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她看透了这个世界,不就那么回事嘛……自己享受了才是真的……

或许这个世界唯一让她感到温暖,给她关爱的,是留给她这间房子的奶奶。

可奶奶老了,太老了……每次来到这里,她都会表现的像一个乖乖女那样懂事,她不想让奶奶伤心……

可奶奶还是走了,把这间房子留给了她,给她当嫁妆……所以她从来不留男人在这里过夜,或许只是为了心中那最后的一层柔软吧……

她没有亲人了,从那人强奸她之后,她就没有妈妈了……

可今天,这个男人,是这么多年来,除了奶奶之外,第一个让她流泪的人……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他的……从他刚来的时候,人们说第五机组来了一个大帅哥,她还在想什么时候能玩玩这个帅哥,勾引他上床……

后来,她发现自己最好的姐妹伊雪喜欢上了他,她也无所谓,男人嘛,多的是,只可惜这个这么帅,她还没尝过呢……

再后来,伊雪和他成了男女朋友,她通过跟他的接触,发现这个人还不错,小雪不会吃亏……

可过了两天,小雪就跟她打电话,说他以后会走,让小雪最好考虑清楚,不想伤害她,总之就是想要分手。

一听这个,她就火大了,什么玩意啊,她打电话过去,一顿臭骂,可最后发现,元野虽然不怎么喜欢伊雪,可最起码他没有玩弄小雪的感情,他完全可以玩腻了小雪之后,拍屁股就走,就像她第一次的男友那样……

可他没有,他很诚实,他完全是为小雪考虑……

她有些嫉妒了,嫉妒小雪遇到了一个好男人……她想得到这个男人……所以她借着开玩笑,跟他表白,谁知道,他直接拒绝了……

今天,他们又和好了,当然也是她跟小雪说了很多,让她不要在乎时间的长短,既然喜欢,就大胆的去追,以后的事,谁说的清呢,万一元野不会离开这里呢……

刚才自己自慰,鬼使神差的给他打电话过去……他说心情不好,那就故意激怒他,让元野骂她,越骂,她感觉越刺激,听着那些屄啊,肏啊的,她达到了高潮……

她感觉自己真贱啊,让人骂到了高潮,可她就是喜欢,她不仅骂人的时候感觉爽,被骂的时候也感觉爽……

她想得到这个男人,只是他的身体……反正他也不是多么喜欢小雪,反正他以后也会走的……

虽然她不想伤害小雪的感情,可她有把握,即使小雪知道了,她也可以让小雪接受……

可这个男人竟然说出了那么一番话,她从来不相信男人,不相信男人会多么重情,不相信男人会多爱一个女人,不相信男人会放着好屄不肏,不相信……

可今天她相信了,他是真的……傻……真的有这种男人!

因为小雪喜欢他,他就把小雪当成了自己的责任,还要给小雪找一个守护者……

跟他有什么关系啊,再说,小雪本来就是自己的朋友,用得着他来嘱咐自己。

为什么自己没有碰到这么好的男人呢,如果有,自己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心动了,没错,从她流泪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爱上了他,她要得到这个男人,哪怕,只是他的身体……

这个笨蛋……傻瓜……

奶奶,孙女有喜欢的人了,他是个好人,他长的很帅,很善良……请你保佑他,保佑……我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乱斗西游破解版无限元宝

天魔录

口袋进化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