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荡妇笔记24

发布时间:2021-01-21 02:27:54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第二十四章

按推算我应该是蜜月回来后顶多一周的时间就应该来例假的,然而不知道是

不是天天被他们轮奸的缘故,好亲戚迟迟未到。我以为这下大概中招了,话说这

时候要是中招真不知道会是谁的,搞不好还是老孟的呐。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人工

流产是个什么级别的事件,所以还没有太紧张,就是担心做人流会不会很疼,嗯,

还有杀死一个小宝宝的问题。

如果那时候有现在的人生阅历,我应该担心得睡不着觉才是。

在怕疼的驱使下,我一天好几次地用验孕棒测试来着,不过这也没能阻止我

和男生们疯玩。

然后我偷偷去婚检,其实我还想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怀孕来着,我觉得那些

塑料小棒棒有点不靠谱。护士告诉我检查这个得验血,当天不能出结果的。好吧,

继续忐忑。

然后第二天好亲戚就来了,真仗义。

我又可以穿婚装了哎,这下里外都是红的,但是没人扒衣服了。

话说之前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在挨操,H姐和小兔虽然天天赤身裸体却无人问

津。我有些担心她俩会吃醋呢,但两个家伙只是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笑,一点也没

有吃醋的样子。

然后我终于来了例假,小兔好死不死地也一起来了例假,结果大家像前几天

干我那样,惯性般地轮番干了H姐三天。第一天H姐就吃不消了,晓祥和赵哥都

在,加上小张他们,大概轮了有近十发,轮奸过后H姐就那么保持原样地躺在地

板上,任凭小穴往外涌精液。我说H姐你起来嘛,H姐说我大概被操死了吧?我

还能动不?哎,要不要这么搞笑。

姚姐恶作剧一样地用脚丫去拨弄H姐的脑袋,H姐随便她扒拉,跟死人一样,

怎么弄怎么是,太入戏了吧。

第二天大家照样又轮奸了H姐。

赵哥本来有事来不了的,但硬是特意赶回来。这次大概超过十发了,H姐一

脸的幽怨。

第三天照例把H姐「操死」,然后大家装作没事一样,任由H姐躺在地板上,

小兔还问我要不给H姐收尸来着。嗯,H姐揍小兔蛮带劲的,而且H姐怎么看都

是满血复活来着,再挨十发也不会有事。

第四天H姐也来例假了,这疯女人跟得了什么宝贝一样。话说气质女人发疯

也挺可怕呐。

男生可以歇歇了吧,惯性要「惯」到什么时候嘛。

过了两天,小兔完事了,我还有点。然后男生们按H姐的规格轮奸了小兔,

可惜赵哥和晓祥都不在,不过小李很尽责地硬是干了小兔三发,然后小兔也装死

来着。话说这惯性没完了哎。

第二天赵哥和晓祥都在,赵哥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刚好被小兔看到,小兔惊

叫着捂住了嘴,把赵哥吓了一跳,然后很神经地检查自己是不是忘穿裤子之类的。

然后中午五个男生又轮奸了小兔,比H姐最惨的那次还惨。我觉得赵哥是故

意报复来着。话说这一天我也完事了,居然没人操我。

小兔其实比H姐还不耐操,装死差不多装了半下午。我下午到710接水的

时候看到大家都在办公位上干活,小兔还躺在原来的位置来着。嗯,我也学姚姐

的样子用脚丫戳小兔的脸,哎,死兔子蛮好玩的。

小兔说前几天你天天被轮奸是怎么忍过来的啊,太耐操了吧。我说挺舒服的

啊,小兔翻白眼。小兔说第一天其实挺爽的,但今天一点也不爽,明天再这么挨

操肯定就真的死了。然后做鬼脸装僵尸的样子。

我说明天操我吧,我完事了哎。

嗯,应该小点声来着,男生们差点当场干我。不过话说你们还有弹药吗。

第二天我被整整干了一下午,男生们的弹药一点也不像头一天差点精尽而亡

的样子。话说这种轮奸真的挺累人的,不过也真的好爽好爽。H姐和小兔到后来

都跟奸尸差不多,而我最后还来了一次高潮。我想装死来着,不过快下班了,装

也装不了太久,不怎么好玩,我就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和他们聊天。

之所以坐在地板上是怕阴道里流出的精液弄脏沙发来着。哎,话说当年我会

想到有这一幕吗?一丝不挂地坐在710的地板上,一边和他们聊天一边从小穴

里汩汩流出他们的精液?

话说精液怎么那么多,我把小穴扒开一点,哎,流出得更多了。大家很有兴

致地围着看,包括H姐和小兔,哎,流氓,我被看得不好意思了。

我说回去洗一洗吧,这回别真的怀孕了。虽然老医生说我不容易怀孕来着,

但是这种事谁能说得准呐?H姐说光是洗洗怎么行,又洗不到里边。我说能洗到

啊,再说还可以掏一掏的。一边说一边我把手插进小穴示范给他们看。

我把手伸进小穴,嗯,不是手指,是连同手掌的一整只手,上次老医生就是

这么伸进去的,当时还吓我一跳来着。伸进去的时候我的两瓣阴唇就箍在我的手

腕上,小阴唇被带到里边了,外面只能看到大阴唇。然后我又拔出手掌,整个手

上粘满了精液。

小张吃惊地看着我把整只手伸进小穴。小张说小晗你的逼操起来挺紧的呀,

怎么居然能把整只手伸进去?我说我也不知道啊,逼不都是这样的吗?小张过来

把手往我的小穴伸去,我也配合着调整了身体的角度。小张的手比我大很多,结

果也没太费力地把整只手伸了进去。然后他又往里伸了点,嗯,整个手腕也进去

了。我的阴唇差不多箍在他的小臂上。我觉得好像还能进去一点吧,但现在这样

子已经有点吓人了,我觉得我像是串在烧烤架上的烧鸡。

其实小张伸进我阴道的部分大概有20多厘米吧,算不得有多长,可能还没

有晓祥的鸡巴长,但这毕竟不是鸡巴来着。我简直有一种被贯穿身体的感觉,好

像随时会有几个手指头会从我嗓子眼扒出来。

我说你别往里伸了哎。小张把手在我的阴道里停留了一会,问我疼吗?我说

不疼啊。小张说我摸到你的子宫口了,我说我也能摸到呢。小张把手指捏成楔形

想插进我的子宫,我怕他搞得我彻底不能生孩子了,赶忙催着他把手抽出来。

其实那个老医生把整只手伸进去以后,我自己也偷偷试过,摸到子宫口很小

儿科,我还试过把两根手指插进子宫来着。不过男生没轻没重的怎么可以让他乱

往里插。

抽出来之后,小穴是一个大洞。

操松了哎,感觉比怀孕了还惨。

晓祥在一旁说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然后我看着那个大洞一点点变小,嗯,

挺快的,几秒钟吧,小穴恢复如初了。哎,阴道太神奇了。

不过从大家的表情来看,好像女人的阴道不都是这样。话说现在屋子里五男

三女的八个人里边,好像就我一个人对阴道这个器官还比较陌生。哎,当初抠抠

H姐或者小兔的小穴就好了,之前我还给二姐和丹丹口交来着,不过也没注意到

松不松的问题。

好吧,「阅女无数」的晓祥算是专家了吧,快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

觉得H姐和小兔也挺好奇的呐?

晓祥说女人的体质不同嘛,小晗的阴道的弹性特别大而已。说着还把手伸向

H姐的小穴,结果进去半只手就不行了。再往里用力,H姐就连连喊疼了,小兔

也差不多。晓祥还说正常女人如果被粗大的鸡巴操过,然后马上用小一点的鸡巴

插,就会觉得很松,俗话说是操松了,但其实过一些时间都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但小晗这种体质差不多马上就可以恢复,属于天生的神器。

哎,神器,听上去好像自己是个物件一样,蛮刺激的。不过晓祥怎么知道的?

操我操出经验来了?我问他以前遇到过「神器」吗?他说有过一个哎。魂淡,

他找曼姐我没吃醋,他操过和我一样的「神器」我反倒吃醋了。不过以我最近天

天当着他的面被轮奸的状况而言,好像我也没什么理由生他的气来着。

小张笑道:小晗不仅人漂亮,居然逼也这么好。这算拍马屁吧,怎么听着怪

怪的,我忍不住骂了他几句脏话。嗯,骂过之后感觉好多了,那个「神器」只是

被晓祥操过而已,我却是完全属于他的,不是一个级别哦,不吃醋了。

我忽然想到老医生的那一句惊讶的「嚯」。话说那老先生应该算是真正的阅

女无数,估计这一声惊讶是因为我神器般的体质吧。小张他们一连数十天乐此不

疲地轮番干我,大概也跟我的阴道特别紧致有关系。按晓祥的说法,我的特殊的

生理结构让男生们在操我时特别容易达到顶点,所以变得更容易超常表现。

这时我的两瓣阴唇已经闭合了,小穴是一个肉缝。不过距离小张把手抽出来

也就是一两分钟而已。我说小张你还能硬起来不?操我一下看还紧不紧?

这么不要脸的话我说出来一点都没觉得害羞。

小张一付「为什么是我」的表情,哎,小张的鸡巴是最小的嘛,大家都知道,

有什么可害羞的。不过小张还是害羞了,不是因为鸡巴最小,是因为硬不起来了。

嗯,虽然大家都知道刚才小张射了数发现在硬不起来纯属正常,可是一个全

裸的美女问你「能硬起来吗」而你又怎么也硬不起来的时候,就是一付阳痿的即

视感。

哎,抱歉抱歉。我真是没想那么多嘛。要不我补偿你一下?可是,要怎么补

偿呐?

小张看到桌上的可乐瓶,说想试试能不能插进我的小穴。哎,这算什么补偿?

用可乐瓶?600ml的可乐瓶比小李的鸡巴粗多了,你这是报复吧?

我想拒绝来着,但小穴里已经出水了。话说我真是个变态,没有抢救价值的

那种。

我仰天躺上沙发,自觉地叉开了腿。然后一屋子的裸男裸女看小张把可乐瓶

推进我的小穴。

结果失败了。

瓶身大约还有三分一之在小穴之外,我已经觉得顶着有点疼了。那样子像是

我的小穴长出了一朵透明的蘑菇。我有点不甘心哎,其实弄疼我的是没有瓶盖的

瓶口,瓶口那一圈硬硬的塑料对于我身体内部的小嫩肉来说已经可以算是锋利了。

也许反过来就能进去了。我不经大脑地自己动手拔出了可乐瓶,然后把瓶底

对着我的小穴再次插了进去。嗯,我简直太没心了,话说我干嘛要把可乐瓶塞进

阴道来着?

一开始有些费劲,虽然瓶身上沾满了我的淫水,但刚才瓶底没进去,所以没

沾到什么淫水,而且瓶底比瓶口大多了。我扭着可乐瓶差不多是把它旋进去的。

瓶底进入以后容易多了,我用了点力往里推,也没怎么疼,然后瓶底就贴上

了我的子宫口,这时看我的小穴,瓶子就只有一小部分瓶口还在外面了。

我站起身来,大家都瞪着眼睛,谁能想到我的小穴里居然可以藏一瓶可乐?

我试着走了几步,也没觉得有什么影响,只是双腿无法并拢而已。小张惊叹

道:小晗简直是大逼能容啊。小齐也自问自答地说:怎么形容晗姐呢?人美、逼

好。

哎,这是夸我吗?是吧?

后来晓祥告诉我,我妈妈也是这种体质。他上次操我妈妈时就感觉到了。这

大概也是我妈妈虽然年龄老了,但阴道还很紧致的一个原因吧。

我觉得晓祥说我「神器」大概是瞎编的来着,赵哥那么流氓我以前也没听他

说过什么神不神器的。不过不管怎样,有一个超级有弹性的阴道总归是件好事,

就当晓祥说的是真的吧。

嘿,老娘是神器来着,特别耐操。

第二天大家还对可乐瓶的事念念不忘。小齐用一个满的可乐把我干到了高潮,

然后由公认鸡巴最小的小张紧随其后地接着干我。好吧,小张其实对于这个鸡巴

最小的称号很是无可奈何的,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作为最小的一支鸡巴,在可乐

瓶之后完全感受不到我的阴道有什么影响,操起来一如既往的爽,而且那可乐有

些冰,搞得阴道里也凉丝丝的,操起来特别带劲。

又过了几天,大家开始逐渐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不过小张说和以前还是不一

样的,现在小晗的逼洞打开了,可以随便操了。我觉得以前操我的屁眼,现在操

小穴,区别也不大么。以前大家中午吃完饭以后通常是坐在一起聊天,有时打扑

克,有时男生会让女生光溜溜坐在自己腿上,现在我的阴道完全对他们敞开了,

所以男生们不仅要我坐在他们腿上,还得把鸡巴插进我的小穴。其实以前坐他们

腿上还好,只是屁股接触他们的大腿而已,现在要插小穴,那后背就不可避免地

贴在男生的胸上,夏天这样很热的,但男生们乐此不疲。没办法,我只能往前欠

欠身,尽量不贴在一起。但是像小张这样的人,还会从我的后背把手伸到前面抓

着我的乳房把玩,这时就只能和他贴在一起了,一会就全是汗,他的汗和我的汗

混在一起,干了以后有股酸酸的味道。我要变成「臭男人」咯。最搞笑的是小王

哥哥,下午过来操我时还说闻着我的「体香」来着,话说我只闻到酸味了,哪来

的什么「香」?

大家这么玩的时候,也包括了插H姐和小兔。但她们其实不怎么喜欢这么玩,

男生插进来,并不做活塞运动,有时插得久了都感觉不到阴道里还有一支鸡巴,

一点也不爽。H姐还担心这样会把阴道搞松,所以到后来挺拒绝的。话说在7楼

虽然女生是男生的玩物,但男生们还都挺尊重女生的,H姐要是拒绝的话,男生

也就不插了。不过H姐也不是都拒绝,让插与不让插差不多随心情,有时还主动

找男生插进来。然后小兔也开始拒绝来着,和H姐差不多,只有我乐此不疲地来

者不拒,嗯,老娘我是神器来着,随便操吧。

然后这两个没心肝的拒绝男生的时候就会说你们去操小晗嘛,她现在空着呐。

哎,710尽是叛徒,一点节操都没有。

其实阴道里插着鸡巴聊天是个挺好玩的事,如果大家在聊着色色的话题的时

候,阴道里的鸡巴会一直硬着。但有时是打扑克来着,男生们比较投入,这时就

会感觉到阴道里的鸡巴一点点的消失不见了,这感觉非常好玩,我就经常想办法

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软下来,但是小张除外,这家伙虽然鸡巴不大,但不

管怎样都会在我的阴道里一直硬硬地立着。男生们的鸡巴一旦软下来就会从阴道

里滑出来,有时又会再次硬起来,这时我只能抬高屁股配合他们重新插进来。不

过小李和晓祥的鸡巴都很长,软了也会停留在阴道里,然后再次在阴道里硬起来

时,那感觉真是好奇妙。有一次晓祥在中午连续这么硬了两三次,结果我就很兴

奋地高潮了,弄射了晓祥不说,还强奸了一次小李。

小齐之前跟我表白过,他说反正自己也没有女友,要拿我当替代品来着,还

问我行不行。话说作为「备胎」也算够级别了吧,再说单方面把我当女友的也不

止他一个,所以也无所谓了。不过答应小齐以后我跟晓祥闲聊时说起这个的时候,

晓祥直眨眼。嗯,这算老婆被撬了吗?那我被他们轮奸不算吗?

我想跟小齐反悔,但又有点不忍心。话说是「当」替代品来着,又不是真的,

就让他「当」吧。

然后小齐就经常把我叫成「我的小晗」。嗯嗯嗯,你的你的,这称呼太暧昧

了,不过也蛮好玩的。有时我还会顺着他说「你的小晗」。别人插进我阴道时,

这家伙把脑袋热乎乎地贴在我屁股边上,我说你干啥啊,他说要听听「别的」男

人把鸡巴插进我的小晗阴道里的声音。好吧,变态,你很有戴绿帽子的潜质呐。

我要是有屁的话真想试试能不能把你熏走。

小齐其实是个挺单纯老实的男生,把鸡巴插进我阴道里聊天时鸡巴一动也不

动。这方面最不老实的是小张,打扑克时非要插着我,这样抓来的牌都在我眼前,

有种两个人一伙的感觉,抓到好牌时我阴道里的鸡巴就一动一动的,我也一下下

地夹紧阴道回应他,两个人「不动声色」却交流通畅,相当的好玩。小李对于我

不会被操松很好奇,有一回连续几天地插着我,结束时还让小张操我一顿看是不

是真的没松。他的大鸡巴插在阴道里一直都让我觉得很涨,但几天下来确实一点

也没有松的迹象。

702这些日子又忙起来了,而且是老板娘张姐亲自督战。这下可苦了老孟

了。话说老孟第一次到706来操我就是偷偷来的,还轻轻地关了门,生怕姚姐

她们听到。接下来又干过我几次,也都差不多是同一种状况。然后张姐就开始天

天来了。

其实张姐在的时候老孟也有机会来着,但老孟不敢。在我看来姚姐有点压不

住他,但张姐差不多不用压就能镇住他了。

最有意思的是小吕。

那次小吕阴错阳差地操了我,然后回去按奈不住地在QQ上偷偷告诉了小颖。

小吕觉得自己和小颖关系蛮亲密的,还经常自诩是小颖的闺密来着。小颖觉

得既然是小吕自己说的,就没什么保密的必要,然后又偷偷告诉了小莎。嗯,后

来大家都知道了,小吕还蒙在鼓里。不过还好,张姐不知道。

702如去年那样进入大家经常不在的状况了,这段时间通常只有张姐自己

在702驻守,中午在710吃饭。张姐说这才应该是他们的常态,天天坐在办

公室里还贸个什么易嘛。

然后张姐看到了我被轮奸的全过程,那天我多日无人问津的屁眼都沦陷了。

张姐呲牙咧嘴地从头看到尾,我以为她很反感,但是第二天她又很期待地说

你们不操小晗了?哎,张姐,为什么是我?你就不会问问他们为什么不轮奸小兔?

大家表演一样地又轮奸了我,这次连嘴巴都没放过,真是够了。

我觉得张姐蛮容易带坏的,我挨操时她还把玩我的小腿和脚丫来着,而且一

付色迷迷的样子。不过把人家带坏好像不怎么好吧,姚姐就是我带坏的来着,嗯,

看不到姚姐的时候有点负罪感。

话说H姐和小兔应该算是潘姐带坏的吧?寝室四姐妹的淫荡行径应该算在大

姐头上吧?小颖「坏」得比我还早吧?小水和曼姐是老本教唆的吧?就姚姐我赖

不掉,最初是我扒人家衣服来着。

不过我只在看不到姚姐的时候才有一点点负罪感,看到她那有些放荡的样子

我又觉得这好像也不算什么坏事。

不过我不会把张姐带坏的,她说过,她家「那货」会打死她的。

张姐其实也不是总在,有时候702根本就没人,有时候702就一两个人

却没有张姐。而某天居然只有老孟在。

哎,这下把老孟爽的哎,直往我身边凑。话说之前老孟操我的时候我就是快

来例假的状态,现在又是这种状态,老孟才真的应该算是「大姨父」了吧。

老孟还装正经呐,一个劲地暗含隐喻地勾引我回706来着,他可不知道,

眼下这些人都知道他操过我了。我故意勾引他,却偏偏不动身,把老孟急得像个

大猴子。话说以前小兔和H姐也经常被轮奸来着,而且老孟也看到过,怎么偏偏

到了我被轮奸的时候老孟就动心了?

我勾引老孟蛮失策的,老孟借这个机会就坡下驴地要在710当场操我来着。

哎,这时候老孟真豁得出去,也不保守什么秘密了。我说你脱光才行,只把

鸡巴露出来简直太不尊重我了。然后老孟又纠结了。

话说男生在这种时候怎么都那么害羞?女生都不介意诸如乳房小腿太粗之类

的问题,男生偏偏要纠结鸡巴的尺寸。大概男生以为全身上下就这么一个看点吧,

其实对女生来说,裸男的「重点部位」蛮多的,比如屁股啊、大腿啊、小腹啊都

蛮有看头的,嗯,还有胸肌,小李的胸肌就很吸引人,看起来相当爽眼。

相比之下,鸡巴真没什么看的,都差不多嘛,尺寸大小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老孟又纠结,这时我小腿上有些痒,我用另一只脚的大脚趾挠了挠,嗯,两

条腿在一起蹭,有点色情的感觉,蛮像是在勾引他的。

然后老孟就彻底疯了。他自己脱光了衣服当着大家的面操了我一顿。还是爆

操来着,所有人都呲牙咧嘴地看着。

第二天702好多人都在,老孟一付视死如归的表情,不过大家谁也没提这

事,算是给他保密了吧,老孟又很没节操地进入了戏精模式。

我以为老孟如果再有机会独自留守的话肯定还会操我来着,而事实上老孟后

来一直也没有这种机会。

再后来,702的业务有了稳定的进展,又改姚姐坐镇指挥了,张姐再次的

神龙见首不见尾。姚姐很没良心地在大热天里把所有人都派出去了,然后脱得光

溜溜地跑到710,连衣服都没拎,简直是要放飞自我了。

不仅仅是放飞自我哎,吃饭时姚姐还让大家轮奸她来着,还说「这些天简直

要憋死了」,我把姚姐带坏到这种程度了吗?

然后吃完饭大家集体轮奸姚姐,姚姐跪在地板上挨操,我们三个女生光着身

子坐在沙发上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很好奇姚姐耐不耐操来着,还想数一数姚姐今

天到底会挨多少发。

到第7发的时候,姚姐还很迎合来着,然后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姚姐就突然

跟触电了一样飞快地爬进了厕所。真的是爬,手脚并用的那种,大白屁股在爬行

的扭动中特别性感。而且姚姐的小穴已经是浆糊桶了,爬的时候还在地板上断断

续续地留下了一连串的痕迹。

姚姐真够慌神的,连站起来都顾不上了,而且反应也奇快,当姚姐爬进厕所

的时候刚才在姚姐身后半蹲着干姚姐的小李还一脸懵地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嗯,

话说操女生的时候,操着操着女生突然爬走了这种情况也很少遇到吧。

不过姚姐怎么跟小颖一样也躲进厕所?702有这传统吗?我觉得之前姚姐

撞小颖那次可能就让姚姐觉得厕所是个不错的藏身处,然后这次就想也不想地藏

了进去。

上次小颖藏在厕所险些撞到了姚姐,现在换成姚姐藏进去了,不知这次会撞

到谁?我觉得702的故事越来越搞笑。

过了好一会也没人来,连脚步声都没听到。

谁按错电梯了吧?

我正要招呼厕所里的姚出来,门口闪现一个人影,满脸坏笑,是小颖。

哎,死丫头吓死我了,走路没脚步声哎。

好吧,现在更搞笑了,姚姐和小颖换岗来着。

然后我就觉得事情不大对头了。嗯,小颖得在这吃饭吧?那姚姐得在在厕所

里光溜溜地藏多久?下午小颖要是不出门了怎么办?姚姐把衣服脱哪去啦?地板

上还有精液形成的痕迹哎,一路指向厕所,现在擦也来不及了吧。

糟糕,我觉得要露馅。

我很为姚姐担心来着,还设想了趁着小颖吃饭的时候偷偷把姚姐的衣服偷过

来,却没想到小颖径自走到厕所门前,假装咳嗽地「啊哼」了一声,然后阴阳怪

气地说了声「姚姐?」

嗯,不用为姚姐担心了,现在改成为姚姐尴尬了。不知这半年多姚姐有没有

言传身教关于「洁身自爱」的问题来着。

姚姐很赖皮地假装厕所没人,一声也不出。

小颖又说:出来吧姚姐,你的内裤就在你桌子上呐,我都看到了。

怪不得小颖刚才那么半天才到710,敢情刚才是回702了。不过姚姐那

么小心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大咧咧地把内裤放在自己桌子上?太不是姚姐的风

格了。

姚姐已经毫无悬念地露馅了。我又开始想一会要不要揭开小颖的老底以化解

眼下的尴尬。

又过了一会,厕所门开了一条缝,里边是赤身裸体全身上下只有塑胶拖鞋的

姚姐。姚姐满脸通红。

哎,我怎么觉得姚姐全身都有点发红。

我以为这下姚姐算是有把柄攥在小颖手里了。却没想到小颖很儿童地一下抱

住了姚姐,还在姚姐的脸上「叭叽」亲了一口,然后欢天喜地的三下两下把自己

身上的衣服都扒了下来。嗯,确实是扒,小颖自己脱得太快了,跟被人扒掉一样。

而且扒掉的衣服被小颖随手一扔,东一件惜一件,胸罩还飞出了门外。

姚姐一脸懵。

我也有点懵,刚才还想揭小颖的老底来着,现在小颖自己揭了。

好吧,小颖日思夜想的大概就是当着702同事的面赤身裸体了,攥姚姐的

把柄对小颖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再说姚姐一直很帮助小颖来着。

小颖揽着姚姐的肩膀往沙发那里走,姚姐也不傻,看小颖那样子也猜出了八

九分。然后小颖坐在姚姐旁边很兴奋地扔出个「我是M」,把姚姐彻底颠覆了。

小颖很没心机地把自己的老底都揭了出来,包括之前下班以后再折返回来的

事都没有遗漏。不知道是不是小颖的坦诚感染了姚姐,姚姐也把自己的事毫无保

留地说给小颖听,甚至还包含了被老李撞到并且在702当着老李的面自慰的事。

话说我们和702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702的两个人彼此这么不

设防来着。

我怎么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呐?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聊了半天,我们虽然都知道这些事但也听得津津有味,她

俩都讲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大下午了。姚姐伸出一个手指头捅了小颖腰眼一下,

笑着说:死丫头,居然藏了这么多的小秘密。小颖嬉笑着躲开,说姚姐你不也是?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这时的气氛颇为不同,之前具有702特色的戏精感觉

不见了。

姚姐还直白地问小颖是不是看出什么端倪回来「捉奸」的,小颖说姚姐派她

去的那个客户今天盘点来着,害她白去了一趟。不过她要是知道姚姐这些事早就

回来捉奸了,哪有那个耐心等到今天。她回来是想把背包送到702再过来吃饭

的,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特别醒目的粉色内裤搭在姚姐的椅子上。话说姚姐这

些天真是憋坏了,我都能脑补出来姚姐脱衣服的场面。

姚姐说别聊了,老李一会该回来了,该把衣服穿回去了。小颖搂着姚姐的脖

子说,还保密啊?让他看到就看到呗?

话说姚姐对于老李来说也没什么秘密可保了,该保密的小颖却又不想保密,

那还藏个什么劲。姚姐说那咱不瞒着他了,让他看好了,然后大家叽叽喳喳地一

边聊天一边等老李,小张他们也不干活了,那气氛好像明天要放假一样。

老李进来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裸体,小颖坐在其中一点也不显眼,嗯,老李没

看到。等到老李端着托盘坐到姚姐和小颖故意空出来的沙发中间时,老李还没看

到小颖,哈,小颖都憋不住笑了。老李坐下后很流氓地摸了一下姚姐的大腿,这

是老李目前在710做过的流氓程度最高的事了,以前他也这么摸过我来着。

然后老李开始吃饭。小颖坏笑着叫了一声老李,老李看了小颖一眼还没反应

过来,甚至还端起碗喝了一口汤。然后他才想到刚才晃动着一对椒乳跟他打招呼

的是小颖来着,那口汤差点没呛到他。

小颖要笑抽过去了。

老李好容易咽下那口汤,然后一个劲地说「你怎么……你怎么……」,嗯,

老李找不到合适的词来着,然后看了看姚姐,又满世界找我来着。那眼神大概是:

小颖也被你带坏了!

哎,冤枉死我了,我几乎可以算是被小颖带坏的,老李你弄反了。

老李想装生气来着,却又忍不住摸了一下小颖的乳房。最后两个裸体女生一

起伺候老李吃饭,周围还有一大圈的裸男裸女在围观。老李很棒,这种时候居然

还能吃得下去。

吃完饭小颖说衣服扔这了,下班再过来穿,然后拉着老李的胳膊搭在自己的

肩膀上,老李一付想躲又不想躲的样子。姚姐之前可没这么主动过,我觉得小颖

甚至有可能回到702以后勾引老干她一发。

三个人回到702没几分钟,小颖又回来穿衣服了。小颖说姚姐不想让其他

人知道,一会老孟他们回来,所以还得继续保密。哎,小颖的袜子又剩一只了,

小丫头怎么总丢袜子?

后来702差不多分成了两部分,一个是「我们这边」的姚姐小颖老李,另

一个是蒙在鼓里的老孟和小吕。嗯,小莎不算数,小莎居然怀孕了,有些日子没

上班了。

话说刚结婚不到一年就怀孕,太早了吧?不过这算是第一次有「生孩子」这

么富有家庭气氛的消息闯进我的生活,虽然小莎现在连个人影都还没看到。我以

为小莎得十个月以后才会出现,后来才知道不需要那么久,怀孕也可以上班的;

然后我又以为小莎出现的时候大概会挺个大肚子,姚姐告诉我十个月里至少

有五个月是看不出肚子有什么变化的。那小莎在干嘛啊,怎么不来上班?我想问

问她怀孕是什么感觉来着。

原来小莎的婆家如临大敌地不让小莎上班,生怕动了「胎气」。小莎在家无

聊得要死要死的,后来不得不搬出医生来吓唬婆婆,这才得以出现在7楼。

不过小莎出现在7楼是以后的事,这里还是先说说姚姐她们。

姚姐和老李都在702的机会本来就多些,然后姚姐又很偏心地制造了许多

小颖也不必外出的机会,于是702就经常会出现他们三个人都在的局面。这下

老李有福了,经常在办公室和两个全身赤裸的女孩相处。小颖像姚姐一样把老李

当空气,所以老李不仅有幸看到了小颖自慰的样子,甚至还看过两个女人一起自

慰的壮观景象。小颖很没节操地勾引老李来操她,但一直也没成功。不过鉴于小

颖的主动,老李除抚摸过小颖的全身以外,还把手指插进过小颖的阴道。

嗯,老李用手指干小颖的时候我在场来着,话说702进入这种状态以后我

经常溜过去的,那天我还勾引老李用手指干我,但老李装傻,碰都不碰我一下。

话说702的男生好奇怪呐,老孟就只蹂躏我一个,对别人碰都不碰。

话说老孟现在蛮惨的,尤其是在老李的对比之下。烈日炎炎的还得总在外面

跑,难得回来一次直说楼里好凉快。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觉得楼里简直

要热死了。

老孟最近蛮长进的,我故意气他的时候他居然可以来捏我的乳头报复了,而

且还是当着姚姐的面。不过老孟只是捏乳头,还不总能捏得到,我躲得蛮快的,

我以为他会抓我的乳房来着,但老孟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嗯,这很老孟,不知

道还得过几年他才会当众抓我的乳房。

不过偶尔下午不必出门的时候,老孟又像往常那样溜过来操我了。嗯,张姐

不在,姚姐镇不住他来着。不过老孟可不知道,他每一次溜到706的「恶行」

都成了我们几个女生的饭后谈资。

老孟操我越来越虐,所以我说他是「蹂躏」我来着。那天他要操我屁眼,但

这家伙没什么经验,怎么也插不进去,然后很火大地插进我嘴里了,那一下动作

很剧烈,我差点就吐了。话说不知道是不是被小孙「调教」的缘故,我挺喜欢这

种「蹂躏」的玩法,他插我嘴的时候我还自己拎起头发给他抓。

还有一次老孟在我阴道里抽插到高潮,然后翻转我的身体要射进我的嘴里,

我跪下张着嘴巴等待发射,老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给了我一耳光。哎,话说这一

下蛮用力的,一下子激发了我的奴性,刚才还差一点没到顶点,现在我高潮了。

我颤抖着用舌头去舔老孟的马眼,最后老孟全射在我脸上。

那次蛮爽的,老孟射过之后还想再来一发,但是他可能是年龄大了,好半天

也没再次硬起来,最后我都没什么感觉了。

然后老孟又恢复到了那个有礼貌会装假的样子,还说「对不起」来着,我笑

笑说「没事没事」。话说老孟那个「对不起」是指什么呐?强奸我还是给了我一

耳光?

老孟提上裤子,然后两个人好像从一个状态切换到了另一个状态,好奇怪的

一种感觉。话说和小孙一起玩的时候这家伙很能分得清「游戏模式」和「日常模

式」来着,而且还有「开关」,我觉得现在我也区分得挺清楚了,不知是被小孙

传染了还是拜老孟所赐。

不过我让人家揍出了感觉是不是太贱了些?我觉得这样不怎么好,本打算以

后不许老孟操我了,话说在7楼我要是「不许」的话老孟可能连碰都不会碰我一

下了,可是隔过几天老孟又一次溜过来的时候我又喜滋滋地把衣服脱得精光。

哎,贱货。

小颖说没事没事,咱们女生都是贱货,不挨操简直要活不下去了。哎,死丫

头,你活不下去吧,我可没问题,再说不挨操还可以自慰来着。比如姚姐,这几

天自慰简直上瘾了,我好几次溜到702都是一进门就能看到姚姐架在桌子上的

小腿和脚丫,在显示器的遮挡下简直有点像加粗版的天线。

老李真能忍,姚姐刚刚高潮过的白胖身体四仰八叉地躺在椅子里,我都看得

有感觉了,老李还能忍住不操她。话说有一天下午我溜过去的时候,老李别说没

操姚姐,简直连看都没看。

哎,姚姐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像是吵架了一样。小颖直努嘴。嗯,好像真是

吵架了,我溜回去之后小颖在QQ上告诉我的。

老李送货的任务其实不那么多,据说大部分都是由物流公司在做,所以老李

才有那么多的机会留在公司。不过有些大宗的运输还是需要老李的小货车,这里

边有时候还夹杂了一些顺路的小件货物。那天老李把小件的货物送错了地方,这

种错误对老李来说好像还挺经常的,偏巧那小件的客户很着急,然后气哼哼地打

电话给姚姐,言语似乎不那么客气。

然后姚姐就发飙了,光着屁股拍着桌子把刚刚欣赏过她自慰的老李骂了一顿,

骂的时候两条光腿还架在桌子上,视线可及的小穴还是湿的。老孟被小丫头骂了

一顿也感觉很没面子,可错误是自己犯的也怨不得别人,只好自己生闷气。话说

刚才还娇喘连连的裸体女孩现在突然变成声色俱厉的领导,老李没精神错乱已经

很不错了。

小颖说完这些唏嘘不已,还说姚姐果然是当领导的材料,自己要是遇到这种

事,至少也要把衣服穿上吧。

又过了一会,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小颖在QQ上一连发了好几个「快来」,

然后我又溜过去,嗯,姚姐和老李在聊天呐,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老李一脸的

不自然。

姚姐的老公将来一定很惨,都说女人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可姚姐这「翻书」

的速度够放动画片了。

再来说说家里的事,嗯,现在的「家」是我和晓祥的家来着,还有公公和婆

婆。

通常女人不愿意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一方面关系不容易相处得融洽,另一

方面也有诸多的不便。而这一切对于我却毫无影响。一方面初次拜会二老我就脱

得精光,后来到他家时也是经常光着身子。所以根本没什么不方便,如果非要说

不方便,两位老人不方便或许还有些可能。另一方面二老对我很好,简直当成了

亲女儿一样。说到我的时候都是叫「咱们小晗」。我改口叫他们爸爸妈妈是在结

婚以前,结婚的时候差不多叫了有半年了,早就习惯了。

祥妈完全不需要我做家务,而且每次做饭都问我喜欢吃什么,我有时下班后

想和祥妈一起做做饭,祥妈就说不用我动手,我不太好意思,就在厨房里和祥妈

叽叽格格地聊家常。不过有时犯懒就躺在床上看看书,玩玩平板。

结婚后第一晚在晓祥家住的那天,晓祥在操我时祥妈敲门说把花镜落在这屋

了,我连想都没想就说请进,结果祥妈推门进来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正挺着大鸡

巴在我的阴道里抽插。晓祥只是减慢了抽插的速度,祥妈也不是很尴尬的样子。

我跷着两条白腿,样子有些不雅,但晓祥正在活塞运动,我也不好调整姿势,

索性就这么跷着好了,而且随着晓祥的运动,我的两个大胸也在有规律的晃动。

后来又有一次是祥爸,还是我说的请进,结果祥爸也看到了。我问晓祥会不会尴

尬啊,晓祥说没关系,他家的观念就是这样,他小时候也看到过祥爸干祥妈。

夏天的天气很热,开门透气显然比开空调健康得多。晚上睡觉时祥爸祥妈的

卧室通常都是开着门,我们的卧室和他们隔了一个客厅,我也毫不避讳地开着门

睡了。晓祥在卧室里操我时,我尽量不出声,只是闭着嘴「唔唔」地低声叫着,

这不是害羞,是怕影响二老休息来着。

当新婚的「新」字渐渐隐去时,生活也恢复到正轨上来。晓祥还是要经常出

差的。祥爸在我入职那会开始把自己的工作陆续转交给了晓祥,晓祥接手后虽然

差点关门大吉但后来做得很好,祥爸就很放心地让自己退了休。祥妈偶尔在外面

打麻将,这种时候就只有我和祥爸在家。

养儿子的爸爸通常夏天身上只有一个短裤,上半身光着。养女儿的爸爸则会

多一件背心。祥爸当然就只有一个短裤了,而我照例是全裸。这天祥妈打麻将有

点晚了,打电话回来让祥爸先拣菜,她一会就回来。于是我和祥爸坐在小板凳上

拣菜。小板凳很矮,这样我的双腿自然形成了一个M型。大阴唇被大腿带着分开

了,小阴唇也露了出来,我的整个小穴大开着。祥爸坐在我对面看得清清楚楚。

一开始我还没注意到,后来发现祥爸总往我的小穴看,这才发现。不过这时

要合上双腿不免尴尬,而且既然已经看了这么久了,也就无所谓了。我继续敞着

小穴和公公聊天。祥爸似乎硬了,但因为坐姿的缘故并不容易看出来。等他站起

来在水池边洗菜时,我就很明显地看到了祥爸的短裤支起了帐篷。许辉以前告诉

过我,男人硬着倒不是怎么难受,但是在裤子里硬着却是很难受的。如果晓祥的

体质和祥爸一样的话,那祥爸很难在短时间内软下来。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几乎可以肯定当时我是出于孝心才把祥爸的短裤

给脱下来的。而被一个全裸的女孩把自己扒光,祥爸当时吻上我也是自然而然的

事,不得不说,当时两人吻得很激情。祥爸其实也没那么老,现在六十多岁的男

人大概也属于年富力强的那一类吧。祥爸居然能把我横抱起来,然后送到卧室的

床上,是他们的卧室。

我很自然地抬高并分开了双腿,我的小穴已经做好了被公公的鸡巴插进来的

准备。话说早年我就怀疑祥爸上过潘姐来着,作为潘姐的替代者,挨祥爸的操差

不多算是我的义务吧。另外现在我是祥爸的儿媳妇,以晓祥的家风来说,被祥爸

操进小穴大概也可以算是儿媳妇的责任吧。

祥爸毫不客气地刺了进来,直顶花心。嗯,赵哥他们把子宫口叫做花心来着,

以前我还会错了意,以为屁眼既然被叫成菊花,那花心应该指屁眼里的东西吧。

后来才知道,敢情他们说的是子宫口。

祥爸不像年轻人那样给我以惊涛骇浪的感觉,但每一次都非常到位,龟头结

结实实地插进去顶在花心,给人一种醇厚舒爽的感觉,我都有些醉了。这时,我

听到门声响,祥妈回来了。对于性开放的一家人,婆婆怎么面对公公正在操儿媳

妇的景象?哎,祥爸没什么要停止的意思,还是一下一下地操着我的小穴。于是

祥妈一进卧室就看到了我全身赤裸地被祥爸压在身下挨操的样子。

果然是没底线的一家人,祥妈只是拍了祥爸的屁股一下,骂了句真是越老越

流氓,然后就去做饭去了。祥爸继续在我的阴道里抽送,直到射出来为止。祥爸

要把短裤穿上,我笑着说:爸爸你也光着得了。祥爸还想穿,可我把短裤藏在身

后,嗯,祥爸看你能不能抢得到哦?

祥爸捏着我的鼻头左右晃了两下,然后光着屁股去帮祥妈做饭了。哎,这老

头,作风很像老本呐。然后我也凑到厨房去帮忙,三个人就在厨房里边聊边忙活

着。我看祥妈的神态好像完全没把刚才的乱伦当回事,于是又劝祥妈也脱光了得

了,反正大家也没什么禁忌,祥妈说自己太老了,身材都走样了,光着简直没法

看。我怎么劝她也不肯脱,哎,好吧,动手扒光婆婆好像太惊世骇俗了,不过刚

才祥爸算是被儿媳妇扒光的吧?不知道老头有没有被吓到。

祥妈对我说咱家家风开放,女孩子疯玩一下倒没什么,但要注意别染上病,

哎,那口气神态和我妈妈一模一样。

前面说过,我打算对晓祥不作任何隐瞒,所以晓祥回来以后我就把这件事告

诉了他。如我预料的那样,晓祥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这个家庭似乎完全不把乱伦

当作一回事。以晓祥的观点,我既然可以被小张他们操来操去,那自己的爸爸又

有什么不行的。不过祥爸还是有意的避开晓祥。晓祥在家时,祥爸像往常一样穿

着短裤,晓祥不在时,祥爸就经常脱光。所以经常是祥爸回来时,我就全裸着靠

在门框上,边和他聊天边他看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去,直至全裸。有时祥爸会

操我,有时我会挑逗祥爸来操我。有一次我和祥爸祥妈在厨房做饭,只有祥妈穿

着衣服,我故意撅起屁股挑逗祥爸,结果祥爸一下就插进了我的阴道。抽送几下

以后,又把祥妈的裤子拽了下来,结果祥妈一边笑骂祥爸,一边把上衣也脱了。

祥妈的裸体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不堪,不过比我妈妈倒是差得很远,胸部有

点耸拉的感觉,但屁股很大,有点像姚姐。

这下三个人终于在一起全裸了,我和祥妈一起跪在厨房地上,把屁股撅得高

高的,祥爸一会插我,一会插祥妈。祥妈把脸贴在地面上和我对视着,浪叫个不

停。哎,婆婆大人,你矜持一点嘛,儿媳妇看着你呐。祥爸最后射在我阴道里,

当我起身时,祥妈还撅着个大屁股趴在那里。我很没大没小地用脚踢了一下祥妈

的屁股,嘴里还说:浪货,起来啦!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这对长辈太不尊敬了,

但这种气氛中,祥妈一点也不介意。祥妈起身对祥爸嗔骂道:死老头,居然敢不

射在我里边!

我觉得祥爸祥妈在我面前比在儿子们面前还随意,大概是彼此全裸的缘故吧。

祥妈虽然和我一起被祥爸操过,但并没有经常在家全裸,她对自己的身材很

没自信。不过后来我和祥爸祥妈又在床上玩过几次,还三人全裸着睡到天明。

昆顿之杖正版下载

热血群英传最新版

武侠OL怀旧篇B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