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老公上司强奸

发布时间:2021-01-20 14:25:01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被老公上司强奸

作者:不详

字数:5861

上性虎是老公引诱我上的,因为在老公眼里我一直是个对性正统甚至呆板的

女人,我们结婚五年多,我一直把性当成任务,我很少有性高潮。直到在性虎上

,我看到了性的另类天地,也看到对性有不同理解与做法的姐妹们的存在。

老公是个很花心的男人,虽然我对他看得比较严,可并不起任何作用。我想

他让我上性虎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我解放性观念,其实我知道他是不希望我管他

。因为他在外有太多的女人,所以同我在一起作爱很无所谓,更何况我也是个对

性可有可无的人。

直到一件事的发生,使我不再是个守身如玉的女人,而且第一次享受了真正

的高潮。

怎么说呢?在外人眼里我老公是比较有艳福的。虽然我已经有三十多,但我

觉得保养比较好。可惜就是看不住老公,老公有几次大言不惭地说,老是吃山珍

海味,换换口味是应该的。真不明白他怎么会与那些长得很一般的女人苟合。

那是上个月发生的事,我与老公上庐山旅游,同行的还有他的一个关系户,

是个什么办的头头,姓吴,我老公叫他吴局,长得很丑很胖,一脸横肉,他老婆

却长得还可以,虽然不高但很丰满。

我们是开一部车过去的,由于吴局他老婆晕车,所以我让她座在前排,我老

公开车。车上,我老公与吴局一直讲着黄色的笑话,还有些市里要员的花边新闻

,听得我脸发红,吴局有时还意无意地碰我一下,眼睛还不停在我身上打转。下

了高速天已经黑了,离住地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沉沉地睡去。

突然觉得有人在摸我乳房,我本能地去拨开那手,想老公也真是的,连睡觉

也不让我安稳,可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车上,而且不是老公。我惊醒了,发现黑

暗中我靠在吴局的怀中,他一手挽住我的腰,一只手已经伸进我的奶罩里捏着我

的乳头。他看见我醒了,竟不慌不忙,用他那肥嘴舔着我的耳朵。

我本能想大叫,可一想要是让老公知道多难为情,而且毕竟这是老公的关系

户,得罪不起。我轻轻对吴局说:「别这样,让他们看见不好。」也不知道吴局

没听见还是有意,他竟死死抱住我,把我的头按在他的两腿间,便我动弹不得,

我全身无力,不知怎么办才好。我很感觉到我脸下碰着那硬硬的东西,以前只是

老公的,我甚至能闻到那东西发出的难闻的味道,我两手软软地无法阻档吴局的

无礼。

他手好大,在我两只乳房上轮流揉搓,弄得我好痛。我不敢叫,甚至不敢吭

声。我感觉压在我头上的另只手松了,我却不敢抬头,我真的不知怎么办,只觉

得那东西不断挺着项着我的嘴唇。吴局已经一把将我背部的上衣拉开,背部凉凉

的,很快我的乳罩的搭口被解开了。他厚厚的手抚摸着我的背部,慢慢地他竟两

只手各捏住我的乳房,玩弄着我其实已经发涨的乳头。我的乳房应该说不小,可

他手竟能盖住。

他吻着我的背部,吻着我的耳朵,他的舌头很湿很热,我能感受到他喷出的

热气。我只是本能地躲闪,可是无济于事。我怕我老公看到,我怕老公听到,更

何况吴局的挑逗给了我本能的极大刺激,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甚至想让自己放

弃无谓的抵抗。

这时我听见我老公对吴局的讲话声,只听见吴局告诉我老公说:「看这两个

女人,都睡着了。」又听见吴局压低声音:「老兄的艳福真不浅!」我老公也开

玩笑道:「吴局,你夫人也不错呀!」我真想老公回头看看,又怕他看到我的丑

态,那样他一定会认为不忠的了。

此时说话当口,吴局并没有放松对我的侵犯,他好象已经发现我的矛盾,完

全放开对我的控制,动作更加放荡。只听见吴局对我老公说:「我也想睡会,到

了你叫醒我们吧!」我老公说:「好吧,你睡回吧!」我暗暗叫苦。

此时的吴局轻轻抵在我耳边说:「宝贝,听到了吧?乖乖的听话。」说完抽

出他压的乳房上的右手,顺着我光光的背部,摸向了我的屁股。由于我长时间叭

地吴局的身上,虽然后座比较宽敞,但人还是曲着,特别是双手已经麻木。我试

图转过身来,吴局先是用着我,可马上他竟帮助我翻过了身。

这时的我不敢看吴局的脸,要不是车内很暗,我想自己肯定很见不得人了。

吴局让我头依然枕在他的胯间,把我的身体完全放在了后座上。由于上衣被他拉

到脖子间,乳罩解开了,所以我能感觉到我的双乳完全呈现在吴局的面前。我本

能地双手护胸,吴局一把拉开我的双手,一手仍用力捏弄我的乳房,嘴唇已经亲

到我的嘴上,我拼命地咬紧牙,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只感觉吴局在我乳头上狠

狠地一捏,我痛得刚想叫,吴局已经把舌头深深抵进了我的嘴中,我只能无奈地

接受。

我知道自己有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接吻,当初老公征服我的初次,就是强

行吻我。我很快与吴局对吻起来,我能感到吴局脸上的横肉,但那时性已经占据

了我。吴局用力将我的裙子强行拉到我的腰间,一只手伸进我的下身。我本能地

夹紧双腿,只听到吴局轻轻对我说:「宝贝,要不要我让你老公回一头呀!」我

一听顿时击跨了。

吴局又说:「我知道你是很骚,只是没有机会。」说完又开始吻我,那只手

很顺利地伸到我的腿间,在我阴唇间来会摩擦。在吴局吻乳房下身的围功下,我

彻底放弃了抵抗,我甚至还想到色虎有关文章的情节,没想到自己竟也遇到了。

我的下身开始流出了爱液,我知道内裤已经湿了。此时吴局又一把拉下了我

的内裤,使他毫无阻档。他用一只手指伸进我的下身,越来越深,并开始在里面

挑弄起来,我难受地打着他。他将我头挪开一点,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拉出他那

又大又粗发着怪味的东西,直直地竖在我面前。

虽然我经常给老公做口交,可都是在洗干净的前提下,这次我没有选择。没

经吴局多少强迫,我竟探上身去开始舔起他的东西来。他东西真的好难闻,可我

乳房与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无法自始,我开始发狂地给他做口交。我这样我有了

生平做厉害的高潮,而且完全是在没有真正性爱的前提下。

要不是我老公说要到了,我才不会猛然清醒,也不知什么力量让我挣脱吴局

的控制,很快整理好衣服。当我面对老公的时候,我好愧疚,真的无地自容。更

可气的事吴局搂着她老婆对我老公:「看你老婆面色真不错。」我恨恨瞪了他一

眼。

我以为这件事情只会到此为至,我只想淡化它,我仍然是个贤到点良母,然

而吴局就象影子一样贴着我,直到另件事的发生,使我彻底。

自从被吴局骚扰后,虽然他并没有占有我的身体,但那次的矛盾与渴望,传

统与现代不断困扰着我,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对性可有可无的女人,但现在发现

我身体的渴望,但现实的我不断告诫自己注重名节,虽然吴局曾经打过几次电话

给我,他用意很明显,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始终那只是个意外,我依旧是个

好女人。我不想做对不起老公的事。然而没过多久,老公却因为牵涉到经济上的

事被拘,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光,为了老公能早日出来,我用尽可能的

关系与金钱,甚至是自己的肉体。

我上次讲这吴局是老公的关系户,说白了就是官场的。老公出事后,我跑了

很多关系,后来朋友们告诉我其实只要找吴局就行了,他能帮上忙。我当时第一

个感觉我不能找他,因为我已经多次拒绝过他,他很恼火。但老公的事已经很紧

急,不能再拖,更何况公司的事只有老公出来才能打理。

我打了个电话给吴局,吴局听了我的讲述,他只是打哈哈,说什么这事情很

难办,说什么虽然他与老公很要好,但毕竟事情太突然,他需要时间等等。讲到

最后,他突然问我,老公不在家是不是很寂寞,他说电话中讲不清楚,还是到你

家见面谈。我知道他可能的用意,可当时已经别无选择,我说那就下午吧,我在

家等你。

吴局的到来,我心里有了预感,但形势所迫,我想他毕竟为官多年,基本的

素质还是有的,何况他与我老公关系很好,他也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所以心安

了许多。但有那次的事,心里总觉得怪别扭。

下午一点没到,吴局就来了。我记得当时我穿了一身便装,上身套了件短袖

背心,下身穿了件提花休闲裙,由于在家裤袜也没穿,穿了双拖鞋。那段时间休

息得很少,东奔西走,人也不加修饰,真的老了许多。

吴局一来,我帮他换了拖鞋,他一身黑体恤黑裤子,但掩盖不了他的一身肥

肉,在他面前我觉得真的好渺小,好象要被他包在里面一样。吴局色迷迷地看着

我,说我怎么瘦了,说女人太瘦不好,他喜欢丰满的女人。我说你不开我玩笑,

老公的事你无论如何要帮忙。说着我替他倒茶,他突然一把抱住我,坐在他腿上

。我连忙挣扎地想起来,告诉他不要那样。他两手用力抱紧我使我的双手不能动

弹,说:「你装什么呀,上次你不是很骚吗?以为我看不出来。」

我一听他提上次的事,脸都红了,可我仍想摆脱他,对他说这样不好,我会

对不起我老公的,何况我不是那样的人。吴局一只手紧抓住我两只手腕,他的力

量好大,我的手腕都痛了起来。吴局腾出一只手伸进我的背心,我真恨自己为什

么穿得那样宽松,吴局很轻松地一把扯下了我的奶罩,在我乳房上摸了起来。我

两手被制,只能不断求他放手。

吴局一边揉着我的乳房一边对我说:「你不是要我帮忙吗?你现在好好表现

,你老公就会没事。」接着又对我说:「你奶子怎么好象小了,没上次丰满了,

是不是很长时间没男人搞了?」听得我又气又恨,我真的心情好复杂,我真的需

要他帮忙。可我不能做对不起老公的事。

我当时的心好象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乳房在吴局的抚摸下奶头不自觉在硬了

起来,乳房好象也涨了许多。我哀求的声音越来越小,手也没了力气,吴局开始

吻我,这次他很轻易地把舌头伸进我的嘴中,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如此就接受了他

的吻。

他很有经验,吻我不紧不慢,还不时舔我的耳垂,他拉起了我的背心,他吻

着我的颈,逐渐移向我的乳房。他舌头在我乳头周围打转,另只手拉起我的裙子

,在我赤裸的双腿上抚摸。我本能地用手去挡,他在我乳头上用力一咬,我痛得

差点晕过去。

他对着我说:「想想你的老公,再说你不是很想要吗?很久没有人搞了吧!

看看你的奶头,硬得。」他的话让我彻底崩溃了,事实上我的身体不断开始有反

应,但我眼前不断晃过老公的身形,我的脑子与我的内心一样混沌。更何况吴局

已经很自如地褪下了我的底裤,我只感觉一阵凉意侵袭着我的下体,随后是吴局

粗粗的手指在我的下体拨弄。

我横在吴局的腿上,头垂在他身边,他不断舔着我的乳头,手指拨开我的下

体,在我那敏感的地方捏弄,我能感觉我下体开始有液体流出,我想控制自己,

可我做不到,我脸上火辣辣的,呼吸急促起来。吴局突然将他放在我下体的手指

放到我面前,我知道他是要我看看那手指上的粘液,我紧闭双眼,但吴局的淫笑

淫语却传来:「骚货,装什么正经,看看你下面的骚水。」吴局突然抱起了我往

我家的卧室走去。

在我家卧室的床头,挂着我与老公地结婚照,看着照片中的老公,我又清醒

了,我猛地推开已经把我压在床上的吴局,连忙整理起衣服,泪水不自觉地流了

出来。

吴局先是一惊,可他怎么会放过我。他不慌不忙地关上我卧室的房门,拉上

房内的窗帘,对我说:「宝贝,哭什么?等一下让你爽得哭。」我双手环抱住胸

前,哭着求他放过我。吴局却在我面前一件件地脱光了他的衣服,对我说:「宝

贝,你一哭我更觉得你有意思,我很久没有玩你这样的女人了。」

当他脱下他最后的内裤时,他那又粗又长的下体让我不敢正视,我把头埋在

腿间。吴局坐在我身边想脱我的上衣。我猛地把他再次推向一边,本能地向门口

冲去。可其实吴局早有准备,他一把拉住我的长发,我痛得仰坐在他的腿下,我

哭着求他放手,他拉着我的头发重新把我拉到床上,他把我双手放到头上,我已

经完全地放弃了,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逃脱他的魔抓。

我所双臂盖地脸上,抽泣着。吴局慢慢地拉开了我裙上的拉链,他托起我的

屁股,拉下了我下身唯一遮体的物体。他又拉起我的背心,把我双手拉直,脱了

下来。我能感受吴局盯着我裸体的贪婪的目光,我本能地夹紧双腿,我把双臂遮

住脸部,我停止了抽泣,因为我觉得世界真的停止了,在另个一个男人面前我第

一次这样赤身裸体。

吴局开始从头到腿抚摸我的每寸肌肤,我的每次抚摸我身体都在颤抖,或许

是羞耻或许是刺激真的说不清。他拉开我的双腿,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冲击着我

的下体。吴局好象在审视赤裸的动物,他说:「你的下体不错,跟乳头一样都是

暗红的,不过你毛太多,说你是骚比还不承认。」我真的好紧张,我真的不知道

下面吴局会怎样做,毕竟老公是我唯一的男人,我不敢睁眼,因为我看到头上老

公的照片,我也更不敢看潢身横肉的吴局。

突然吴局双手把我双腿突度提了起来靠在他的肩上,我意识到什么,连说不

要,吴局那东西已经硬生生地插进我的下体。这时由于紧张我的下体变干,而且

他那东西好大好粗,远在老公之上。我能感受下体的涨痛,我开始哭起来,只听

见吴局说:「哭什么,比都被我吃了,还装正经。」吴局一直顶着他那东西死死

往我身体插,我能感受那东西的头好大,不断往向身体冲。

我本能地撑开双腿,只听见吴局哈哈一笑,他将他那东西往外拉了拉,又一

次用力往我身体插了进来,我停止了哭泣,本能地哼了起来。吴局看我有了反应

,反而不急了,用他那已经插了大半的东西在我下体挑弄起来,那种刚才肿涨的

感觉慢慢消失了,替代的是波动的刺激,我不自觉地配合吴局的抽动,我感觉我

的下身的液体再度流出。这时吴局对我大叫:骚货,看我怎样吃你。

他再度用力,他那东西全根没入,直抵我的子宫。他撑住我高翘的双腿,大

幅度抽插起来。我第一次这样强烈高速的刺激,我很快高潮了。然而吴局好象有

使不完的劲,他让我叭在床上,从后面吃我,我大力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很大

的响声,我求他轻点,我说我受不了。

可他不听,发狂似的插我。我真的不记得那个下午也在我身上做了多久,我

有了好几次高潮,每次清醒时我都哭泣,他在我身边抽烟,然后过不了多久他就

又在我身上发狂似的做,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会有如此的体力。

直到天快黑时,他才放过我,还是他单位有事找他。他依依不舍地捏着我的

乳头说我老公的事会解决的。他还说我很骚,象只鸡。可我什么也听不见,他走

后我在浴室泡了很久,我为刚才我的忘情而自责,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老公。吴局

没有说错,老公的事很快摆平了,出来了老公为了答谢吴局,请他们夫妇吃了顿

饭,看着老公感激的样子,看着吴局得意的模样,我更无颜以对。那一晚老公喝

大醉,吴局让他老婆打的回家,他陪我送老公回了家。

老公醉得不省人事,倒在卧室就睡着了,吴局悄悄对我说:「这张床我也睡

过。」说完捏了我的屁股,我连忙请他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我让他回,可他又

死死抱住我,说让我谢他,让他再做一次。我说老公在,再说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一切过去了。他却说就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他威胁我不然他告诉我老公

我真的想作个彻底了断,我真的想做个好女人。他把我把到卫生间,让我撑

在卫生间的台盆板上,对着偌大的玻璃,他从后面扯下了我的内裤,可能他也是

怕我老公发现,没有脱下我的衣服,连乳罩也只是推到我乳房上面,他脱下他的

裤子,没有前戏,直接象强奸似的插入我的下身。

这次我没有刺激,只希望他早早完事。他也好象很急,很快在我身体射了。

当我送他出门后,我能感觉下身不断流出的他的液体……

感谢版主把这个陈年的老货给翻出来了.此文也是转的.不过.其它地方都只有前半段.后面的好象都没有.我是把他补全了.后面的是别人一一的马,看了还是就是个陈货版主啊, 这字体必须是蓝色的吗/ 看的眼晕了

看着别人的老婆被强奸老是有一种快感,是不是心里不正常啊很有快感 看别人的老婆被奸淫 快感就来了这个文章给翻出来了.不过.其它地方都只有前半段.应该补全它

.吴想上他老婆这种事丈夫不可能不知道,不过就是装不知道而已。其实丈夫和吴局都是心照。确是重了,怎么我就搜索不到的,哪位大哥哥邦我指点一下。当官真的太好了,又可以玩弄女下属,女下属又不敢啃声,又可以玩弄男下属的老婆,真的爽啊,但我什么时候才能当官呢

凡人飞仙传OL

九州行官网版

五岳乾坤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