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乳胶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误入爱情骗局女医生孤身反设陷阱较量智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5:41 阅读: 来源:乳胶枕厂家

她是90年代末从东洋留学归来的女医生

· 她在婚姻介绍所里遇到了“留美法学博士”

· 当察觉一切都是温柔陷阱时,她没有选择求助警方,而是决定上演一回“潜行狙击”

温柔陷阱 婚姻介绍所遇留美法学博士

这是一出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玫瑰剧”,但或许是另一种层面的不完美中的完美。沈惠凤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一次相亲,让她谈了场恋爱,也上演了一场“潜行狙击”。

1999年,沈惠凤从日本学医归来后,成为了上海一家医院的医生。已过而立之年的她,却还是孤身一人。在亲戚朋友的鼓动下,她走进了一家婚姻介绍所,也许那里会有适合自己的人。

见沈惠凤自身条件那么出众,婚姻介绍所的工作人员向她推荐了一个对象。这个男人的登记资料是这样记载的:王海生,42岁,丧偶。曾赴美国留学14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现在上海某著名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同时也是合伙人,在市中心有一套高档公寓。沈惠凤一看如此优越的条件,不免心中一动,当即答应可以见面了解一下。

第一次约会,王海生定在了和平饭店。在上海人的心中,和平饭店是一个充满怀旧情调,高档气派的地方。这一点让沈惠凤很满意,感到这个男人是个有品位的人。

见面后,两人来到了咖啡厅。在优雅的背景音乐里,王海生边喝着咖啡,边用充满柔情的目光望着沈惠凤说:“我来自我介绍下,我太太五年前患癌症去世了,儿子如今在国外发展。这些年来,我一直想找个有修养的知识女性为伴。因为我即将要筹办自己个人的律师事务所,希望能找到一个在事业上、生活上能够支持我,理解我的爱人。”这一席话,让沈惠凤有点肃然起敬。没想到,外貌上看似十分普通的王海生,在事业上竟如此出色。渐渐地,在王海生侃侃而谈的话语中,沈惠凤尘封已久的情感大门慢慢敞开了……

不久后,他们开始了正式的交往。尽管因为王海生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繁忙,两人一周只能约会一次。但沈惠凤并不介意,她觉得男人志在四方,怎能被朝朝暮暮的爱情牵绊。在她心里,有事业心的男人才更有魅力。

更何况,虽然不能天天见面,但王海生每天必定打电话给沈惠凤,对她嘘寒问暖,柔情蜜意一番。而每次的约会地方,王海生更是费尽心思,挑选一些充满浪漫情调的餐厅或者咖啡馆。女人的爱情离不开浪漫,沈惠凤就这样深深陶醉在王海生营造的浪漫气氛中。

疑窦丛生 留美律师竟是“阿扎里”

随着两人的感情不断加深,王海生常常会向沈惠凤描绘未来美好的蓝图。一次,两人在一个安静的咖啡馆里,王海生充满信心地对沈惠凤说:“我最近就打算从现在的律师事务所脱离出来,然后就开始筹办我们的事务所,以后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沈惠凤一听,自己的恋人已经筹办“我们”的律师事务所了,顿时觉得两人的关系又密切了许多,心中倍感温暖。

几天后,沈惠凤正在医院上班,突然接到了王海生的电话。电话里,王海生用焦急地语气说自己遇到了急事,临时需要一万元周转一下,一个星期后保证归还。这让沈惠凤觉得有些为难了,毕竟两人才相处了几个月,一万元也不算小数目。但她转念一想,王海生可能真的是遇到难事了,何不趁此机会也试探一下他的诚信度呢。于是,沈惠凤答应了王海生的要求。

王海生没有让她失望,一个星期后按时还了钱。那以后,王海生陆陆续续又向沈惠凤借过几回钱,也都准时还了。这样一来,让沈惠凤对他的为人更加深信不疑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王海生和沈惠凤在一家饭店里吃饭。饭桌上,王海生显得特别兴奋,他踌躇满志地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手续基本办好了,只等审批了,我们快有自己的事业了。”听了这番话,沈惠凤也感到热血沸腾,打心底里为男友感到高兴。

王海生突然吞吞吐吐起来,沈惠凤忙问有什么地方自己可以帮上忙。王海生停顿了一下,说:“现在就欠东风,还差12万元的注册资金缺口。请你一定帮帮我,等审批手续办完,钱我立刻还给你。”面对男友恳切的请求,沈惠凤怎么忍心拒绝呢,更何况沈惠凤觉得是为“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在出一份力。翌日,沈惠凤便将日本留学时的积蓄兑换成12万人民币,汇入了王海生的银行户口。

善良的沈惠凤还沉浸在共同创业的憧憬中,生活的风浪却没有停歇。那天,沈惠凤在家闲来无事,便上网查了王海生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可当她仔仔细细地查阅了律师事务所公布的律师名单后,脑子里“嗡”了一声,上面根本就没有王海生这个人。

沈惠凤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连忙打电话到这家律师事务所查问,得到的是对方肯定地回复:没有这个人。那一刻,沈惠凤的心都碎了,这个曾经带给自己多少甜蜜与憧憬的男人,竟然是个处心积虑的“阿扎里”,也就是上海人所说的骗子。沈惠凤回想起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终于明白为什么王海生一个星期才和自己见面一次,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自己律师事务所在哪里,为什么也从来不提自己住在哪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温柔陷阱啊。

沈惠凤无法承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当务之急是赶紧和王海生当面对质,她要知道事实的真相。当晚,沈惠凤约了王海生在两人常去的咖啡馆碰头。一见面,她就开门见山地责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律师?为什么要骗我?”看着沈惠凤怒气冲冲的样子,王海生知道一切都败露了,只好说了实话。原来,王海生在婚姻介绍所登记的情况都是假的,他妻子根本没有去世,而他只是个无业人员,甚至还曾经因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被判过刑。

真相就这样丑陋地暴露了出来,沈惠凤目瞪口呆,一直以来自己竟是和一个骗子在谈恋爱。沈惠凤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感情已经被骗了,钱总得要回来吧。沈惠凤心平气和地说道:“12万元还给我吧,别的我就不追究了。”可不料,王海生摆出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回答说钱已经花光了,等自己有工作了再说。

到了此时,沈惠凤已经忍无可忍了。离开咖啡馆后,她决定向警方报案。然而,当她走到派出所门口时,才突然想到自己除了这个男的手机外,对他的真实姓名,家庭住址一无所知,借给他的12万元也没有凭证。顿时,沈惠凤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一种无名的委屈与不悦涌上了心头……

忍辱负重 女医生卧底取证

故事原本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我们现在想来,其实剩下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警方破案。可女人有时候却会傻得可爱,沈惠凤当时没有这样做。她思量许久,觉得世上哪能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自己没有王海生的真实信息,找到这个人慢慢“套”出来不就行了。最后,沈惠凤决定继续和王海生“谈恋爱”,亲自卧底查清楚王海生的真实信息。

爱错一个人不要紧,最痛苦的是,明知道爱错了人,还是要继续将“戏”演下去。而演对手戏的这个男人,说的话十句里面有九句是假的。可就为了那些可能出现的真实信息,沈惠凤强迫自己继续和他“谈恋爱”。

几天后,沈惠凤总算打通了王海生的手机。接通电话的一瞬间,沈惠凤努力抑制心中厌恶的情绪,佯装温柔地对王海生说,“尽管我前几天知道被骗很生气,但静下来想想,你还挺好的,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你能和老婆离婚,继续和我在一起,那这12万元就当是对你的离婚补偿,以后我们一起创业吧。”

沈惠凤的这段话,真是说到了王海生的心坎里。从真相败露的那天起,他就有些恐慌,以为从此要靠赖账过日子了。可万万想不到,这个女医生竟然如此的痴情,女人真是又傻又天真啊。王海生心里甭提有多得意了,他赶紧在电话里爱怜地回应:“你真好,其实我也不是在骗你,我是爱你的,一定尽快离婚,然后娶你。”

之后的日子,沈惠凤每天都受着煎熬。她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再次和王海生牵手走到了一起。那短时间,和骗子谈恋爱这件事就像一道丑陋的伤疤,就算她努力地不去看、不去想,仍有剧烈的痛楚在提醒着它的存在。

一次,两人一起在饭店吃饭。突然,王海生胆囊炎发作,痛得全身蜷缩起来,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渗出。沈惠凤见状,连忙打算送王海生去医院,可王海生死活不愿意。沈惠凤马上明白,狡猾的王海生害怕去了医院,他的真实身份就会暴露。

沈惠凤转念一想,假装关切地说:“这样不行啊,那我叫辆出租车送你回去吧。”王海生听了,更是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可以。”是啊,王海生哪会愿意沈惠凤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呢。看着王海生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沈惠凤想到他曾经欺骗自己,真想丢下他不管,可若是那样自己就前功尽弃了。无奈之下,沈惠凤还是替王海生拦了一部出租车,让司机送他回家了。

几天后,王海生十分心疼地告诉沈惠凤,那天他自己还是去医院看病了,花了1000多元。沈惠凤见状,当即很爽快地给了他500元。沈惠凤这样做,是为了稳住王海生,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痴情的女人,渐渐降低对自己的防范之心。

而王海生呢,正如沈惠凤之愿,已经被沈惠凤的“痴情”弄得忘乎所以了。他暗自佩服自己,竟有如此的魅力让这个海归回来的女医生这样迷恋自己,对自己这样慷慨大方。只是,尽管王海生已经对沈惠凤放松了警惕,但狡猾的他仍然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守口如瓶。怎样才能让这个骗子说出自己的真实底细呢?这让沈惠凤费劲了脑汁。

幕落戏毕 骗子落网方才恍然大悟

正在沈惠凤和王海生周旋之际,沈惠凤有个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朋友来上海旅游了。日本朋友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沈惠凤原本打算请几天假,自己带日本朋友参观上海的景点,也可以顺便和老朋友叙叙旧。她突然想到,这或许是个机会,让会开车的王海生陪着一起旅游,既可以稳住他,又说不定有机会能够套出他的真话。

于是,沈惠凤给王海生打了电话,把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番,询问他愿不愿意当一回司机。电话中,沈惠凤特别强调除了陪玩陪吃以外,每天还有一笔可观的报酬。这个美差,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游手好闲的王海生岂会不占这个便宜呢。电话那头,王海生连连点头应允了下来。

随后,沈惠凤向自己的亲戚借了一辆车,由王海生驾驶,沈惠凤和日本朋友坐在车后座。游览过程中,沈惠凤用日语向日本朋友介绍,王海生是她的司机。

晚上,三人来到一家饭店吃饭。聊天中,日本朋友告诉沈惠凤,现在很多人都想到日本留学打工,是个很好的商机,他现在就专门替别人办理介绍出国打工留学的手续,生意很不错。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惠凤听了朋友的话,心中一喜,她知道办理出国的手续必须需要真实的身份证和户口簿,这真是天赐良机啊。只是,不知道王海生会“上钩”吗?

沈惠凤故作镇定,不经意地转头对王海生说:“我的这位朋友是专门帮人办理出国打工手续的,十拿九稳,以后侬有朋友要出国可以找他帮忙。”“是伐,门槛高吗?我这种条件搞得定吗?”王海生一听,立刻表示十分感兴趣。

真没想到,王海生那么轻易就“上钩”了。沈惠凤故意不紧不慢地回答他:“我帮你问问清楚,不要心急。”随后,她用日语和日本朋友唧唧呱呱聊了一通日本的趣闻,而一旁的王海生根本听不懂日文,只当沈惠凤是在为他出国的事情操心。

把日本朋友送回宾馆后,沈惠凤很认真地告诉王海生:“你现在闲在家里,也没有任何收入,男人这样总不是个办法。我刚才仔细向这个日本朋友打听过出国的事情,我托他想办法替你办出国,到日本赚钱,你觉得怎么样?”王海生一听正中下怀,想不到自己这样也能出国打工,他立即喜形于色:“你真是想得太周到了!”王海生真是比沈惠凤还心急,当即就催促她赶紧替自己去张罗出国的事情。此时的王海生已经有些忘乎所以了,稍微有点常识的话,他就应该知道就凭他曾经有过犯罪记录,就根本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办理出国公证,更何况当年出国打工还需要一笔巨额的出国担保金。

事情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了。几天后,王海生主动打电话约沈惠凤在咖啡馆碰头。一见面,他就从包中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驾驶证、户口簿等办理护照所需要的资料,拜托沈惠凤抓紧时间操办。手里拿着这些证件时,沈惠凤真是百感交集,这段日子自己忍辱负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啊,如今总算可以将这个骗子绳之以法了。沈惠凤边将这些资料放进包里,边让王海生放心,她一定会尽心尽力办好事情的。

走出咖啡馆的门,沈惠凤长长舒了口气。她回想起这段日子,自己和这个骗子的不断涡旋,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她对自己这次成功的“冒险”非常满意。沈惠凤当然没有如王海生所愿去办理出国手续,而是拿着他的这些真实资料径直去了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

警方掌握了王海生的真实身份后,很快就从有关部门查阅到了沈惠凤和王海生这段时间银行款项的进出证明。有了这些有力证据,警方对案情的性质进行了仔细分析,认定王海生涉嫌诈骗犯罪,决定将他抓拿归案。

开庭那天,在确凿的证据前面,王海生对自己的诈骗行为供认不讳。而作为受害人的沈惠凤并没有出庭作证,她在对法院的书面陈述中写道:“这不仅仅是当初的上当受骗,蒙受钱财和精神上的损失,还有从知道真相后和王海生一路周旋直至他被捉拿归案,我已经身心俱疲,不能承受更多的痛苦。”她表示,再也不愿见到这个令她痛心的男人了。

最终,法院依法以诈骗罪,判处王海生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人民币7000元。

这个故事按理说发展到女医生发现自己被骗,揭露了骗子的真面目,就差不多应该接近尾声了。偏偏故事的女主角把一切不痛快的事情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充当卧底,继续扮演“痴情恋人”,直到将骗子送上了被告席,让这段“阿扎里”的爱情故事有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尾。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